Google+ Followers

2013年8月16日星期五

胡少江: 开罗“八一四”与北京“六四” ――同与不同

两天前(八月十四日),在经过多次扬言清场而迟迟没有动作之后,埃及军方终于采取了行动:对占据首都开罗两个主要广场的支持前总统穆尔西的示威者进行了武力驱逐。根据埃及临时政府的公告,截至目前为止,在这次行动中丧生的军民人数已经达到六百多人。而示威的组织者穆斯林兄弟会则声称,在冲突中死亡的平民已经超过两千多人。联合国和世界上主要的民主国家的政府都已经表态,谴责对示威民众的镇压。

不少媒体很快地将开罗发生的“八一四”事件与二十四年前在中国首都北京发生的“六四”事件进行对比,认为二者都是政府对示威民众的武力镇压,而且都造成了大量的平民丧亡。有的媒体还同时刊登了一幅开罗的一位女示威者只身阻挡清场的推土机的照片和二十多年前北京的王维林只身阻挡天安门前的坦克的照片,以此像征两个不幸事件的相同之处。

开罗的“八一四”和北京的“六四”确有相似之处。首先,二者都是执政者采取武力对示威民众的镇压;再者,这两此事件都造成了大量的平民伤亡。在“六四”事件中死亡的平民人数和名单至今仍然是中国的“最高国家机密”,人们的估计在数百人到数千人不等;而已经被埃及临时政府确认死亡人数在事件发生后的两天之内已经上升到六百多人,估计这个数字还会随著时间的推移继续上升。

这两个不幸事件之间又有著很多不同之处。最为突出的是两地而且示威性质不同。北京的示威完全是和平示威,他们没有推翻政府并且取而代之的政治诉求,所反对的是社会一致痛恨的官场腐败和中央政府对示威学生秋后算账的威胁,所要求的只是要求与政府官员对话和宪法赋予公民的政治权利;整个示威活动并没有一个强大的组织在背后运作,只有由学生仓促组成的而且内部意见并不一致的现场指挥部。事实上,官方完全可以通过非暴力方式结束政治危机。

在开罗的示威组织者则是组织严密的穆斯林兄弟会。穆斯林兄弟会不仅有建立伊斯兰宗教国家的政治诉求和严密的组织系统,而且他们还有著自己的武装。在示威的过程中,他们武装袭击了警察局和军营,并导致了军方的伤亡。不仅如此,与中国示威学生要求与政府对话而被政府拒绝的情况完全相反,穆斯林兄弟会则是坚决拒绝与临时政府对话,这就导致了埃及的政治危机无法用政治的方式来解决。

埃及的大规模示威活动事件似乎是因为军政府上个月初通过政变的方式罢免了民选总统穆尔西所引起的。但是实际上有著更深刻的社会政治背景。穆斯林兄弟会支持的穆尔西在总统选举中通过微弱多数上台以后,没有采取民族和解方式解决民众的分裂,而是通过各种方式发展自己的力量,引起了民众更大的不满;他强行通过的修宪公投只有百分之三十左右的选民参加,实际上同意修宪的只有埃及选民只有百分之二十左右。而且在军方发动政变之前,埃及街头已经发生了旷日持久的一千多万人的示威。

军方政变总不是一个健康的解决政治危机的方式,对于这一点埃及军方也很清楚,所以在罢免穆尔西之后不断表明要尽快举行全国大选,让民选的政府管理国家。同时军方和临时政府也多次邀请穆斯林兄弟会参加对话,共同解决政治危机。遗憾的是穆斯林兄弟会拒绝参与民族和解进程,从而失去了和平解决危机的机会。这是埃及在民主变型过程中的一大败笔,也是埃及国民的悲哀。 

( 自由亚洲电台粤语部评论 http://www.rfa.org/cantonese/commentaries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该小工具中存在错误

页面

PageRank Display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