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Followers

2013年8月20日星期二

蓝无忧:谁在残害社会?

网络漫画



只要統治者不受制衡,它掌握的權力就等於野蠻暴力,必定為非作歹。當局譴責民間偶發的暴力事件,其實它才是暴力恐怖的集大成者。

冀中星“討說法”与吳虹飛被刑拘


七月二十一日下午,我在福州機場待機,聽到北京機場航站樓发生了爆炸事件。最初情況不明,大家不免有些不安。但此後的事就眾所周知了。一個好手好腳的山東年輕人到東莞打工,莫名其妙地被“治安隊員”打成了癱瘓,更莫名其妙的是,他怎麼也討不了“說法”,好像應該自作自受。這個人生活亦難自理,如何完成從自製炸藥到千里遠赴機場這樣複雜的活動,我不太清楚,但有一點印象深刻:他引爆前用了十分鐘時間來疏散其他人,故僅自己被炸傷。冀中星失去雙腿後又失去了一隻手,且左耳耳膜穿孔,而換來的則是“喪失人類文明底線、必須依法嚴懲”的刑事重犯身份。

冀案發生不過十小時,搖滾歌手吳虹飛半夜三更在網上發了條自稱想炸“北京人才交流中心所在居委會和建委”的微博,大概自知不妥,很快就刪除了,代之以插科打諢性質的“我想炸炸炸。。。雞腿”,卻還是召來了警察。吳被鄭重其事地刑事拘留,有專家指出她涉嫌“編造虛假恐怖信息”可最高判處五年徒刑。此後公安部發出通知,針對當前屢屢出現暴力恐怖事件,要求必須嚴厲打擊。人民日報則將近期諸如因口角摔死女嬰、廈門公交縱火等堆砌一起,認為都屬於所謂“社會戾氣”。

吳虹飛言論雖有不妥,但未造成真正危險和恐慌,仍屬言論自由之列,上綱上線為刑事案件,人們自然懷疑當局借機報復她在公共事件上的態度,并期造成言論寒蟬效應。冀中星算什麽恐怖分子?他分明在用犧牲自己的方式維權。廈門陳水總縱火燒死幾十名乘客令人髮指,然而正如有人冷峻評論的,“先是社會棄絕了陳水總,然後陳水總棄絕了社會”。韓磊因口角摔死嬰兒,鄭民生屠刀揮向兒童,讓人看到人性深處的幽暗,但背後原因更令人陳思。將這些籠統認為是“個別不正常的人”“非理性地破壞社會秩序”,迴避了對深層責任的追問,默認中共對“社會”的保衛。

今年被抓政治犯已逾百名

有人做了不完全統計,今年被抓政治犯已逾百名,幾乎都是冠以非政治性的罪名,什麽破壞社會秩序、尋釁滋事之類的,儘量不用危害國家安全來指控。例如被軟禁的許志永居然是被北京市公安局的交通管理分局抓走,仿佛他具備王林大師的法力,可以在家中作法破壞交通秩序似的。也許是擔心群眾已知所謂“國家”是“黨國”,反專制者遭“危害國家安全”指控,是求仁得仁的榮耀,是打中共的臉,還是少用為好。少用“危害國家”,多用“破壞社會”,偷偷摸摸,體現中共的狡詐和不自信。

冀中星危害公共安全,吳虹飛造成社會恐慌,藏人自焚、維人 “鬧事” 是搗亂,要求財產公示是尋釁滋事……近日人民日報刊發署名“王小石”的奇文,聲稱“中國若動盪,將比蘇聯更慘”,更是赤裸裸嚇唬人民。文中對俄羅斯極盡貶低醜化之能事,可惜大都是不實之言,據說引起俄羅斯有關方面的不滿,可謂丟人丟到國際上了。網友辛辣指出,應該是“中國若動盪,黨員將比蘇聯更慘”吧。總之,中共描繪了一幅“中國社會”脆弱之極的場面:境外環伺不懷好意的敵對勢力,境內有充滿戾氣的殘暴之人,有心懷叵測唯恐天下不亂的野心家……它告訴人民,“只有我才能提供穩定平安的社會環境,離了我就遭殃”,儼然是“社會”的保護神。

當然這是謊言。中共是社會的殘害者,是各種矛盾的源泉,社會是它的人質。中共的罪惡罄竹難書,此處僅以看似普通的“城管現象”為例。這是國家權力在日常生活中直白的體現,其野蠻執法就層出不窮,它幾乎和中國足球一樣成了全民喊打的對象。以維護市容市貌管理秩序為任的基層執法者,為何形象如此低落?近期發生湖南臨武瓜農鄧正加被城管打死之事,有人把歌詞 “天地之間有桿秤,那秤砣是老百姓 ”下半句改為“拿秤砣砸死老百姓 ”。城管現象具備普遍意義,絕非個別人執法理念和態度有問題而已。“人民警察”何嘗不是如此?“人民子弟兵”何嘗不是如此?只要統治者不受制衡,它掌握的權力就等於野蠻暴力,必定為非作歹。當局譴責民間偶發的暴力事件,其實它才是暴力恐怖的集大成者。

“從中興到末路”

中國的憲法中寫著“保護人權”,列舉了公民的各種基本權利,中共卻以實際行動證明這是一紙空文。集會、遊行、結社、言論等自由與權利,人們一旦行使就可能成了它所謂的尋釁滋事、擾亂社會秩序甚至圖謀顛覆國家政權。它何嘗關心社會和民眾的福祉?它關心奴役人民的統治秩序,卻把真正要讓社會更好的人稱作社會的破壞者。

中共不斷逼人走向它的反對面,促使更多人放棄錯誤認知。是任其惡貫滿盈,壞事做絕,等其自斃,還是從現在就有積極行動?顛覆專制秩序與建設民間社會是一體兩面。一些自命激進的人聽到“建設”就發笑,聽到“公民社會”則斥為自欺欺人,他們認為這是幫當局的忙,在補臺。這是誤解。“建設社會”並非對中共有任何幻想,而是做自己的事。人云亦云隨當局魔笛起舞,不分是非因果地譴責民間暴力抗議,逆來順受的接受權力的凌辱,是維穩。而守望相助,給無助者幫助,給絕望者支持,像真正公民一樣堅持權利與尊嚴,就是建設。

社會是民眾自己的社會,公民社會是公民的聯合,政府權力應該來自於社會的授權,並且接受社會的監督而非反之。專制最怕人民覺醒,它要竭力使人保持原子化,以便套入它精心編制的大大小小“網格”進行維穩管控,分而治之。今年對包括新公民運動在內的各種政治反對進行打擊,它擔心形成席捲全社會的風潮,擔心人們站出來。雖然當前造成了一種高壓氣氛,但大勢并不在他們那裡。習近平費盡心機,卻恐怕只能做崇禎皇帝,令人想到魯迅《阿Q正傳》的一節小標題,“從中興到末路”。


——原载《动向》杂志2013年8月号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该小工具中存在错误

页面

PageRank Display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