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Followers

2013年8月16日星期五

林保华:八月飛雪,台灣新公民運動


二十五萬穿著白衣的台灣民,為被凌虐而冤死軍中洪仲丘送行,並且誓言要討回真相、推動改革,開始了台灣新公民運動:他們為社會公義超越藍綠,期望能帶動台灣社會向上走,莫要辜負華人世界"民主燈塔"的稱號。



八月三日,二十五萬穿著白衣的台灣民眾湧入總統府前面的凱達格蘭大道,其中八、九成是年輕人,為被凌虐而冤死軍中的台灣成功大學碩士洪仲丘送行,並且誓言要討回真相、推動改革,被媒體稱為"八月飛雪"。這是台灣歷史上最大規模的公民運動,也是台灣新公民運動的開始。

    二十五萬白衣人湧上凱道

去年夏天,香港中學生組織"學民思潮"為反對共產黨的"國民教育"持續上街,得到廣大市民支持,人數動輒萬人以上。我非常羨慕。台灣的主權流失,人權倒退,不公不義事件蔓延,生活水準下降,貧富兩極分化,有些情況比香港還嚴重,台灣年輕人什麼時候也能上街,組織新公民運動,來捍衛他們自己的權益呢?誰也沒有料到,洪仲丘的案件由軍內爆發,給台灣提供一個突破口,喚醒了台灣的新一代。
台灣目前實行的還是義務兵役制,但是馬英九競選總統時,答應在二零一五年改為募兵制。洪仲丘作為義務兵的下士,在期滿離開前三天,被關禁閉,並且被凌虐致死。軍方以中暑"意外死亡"草草了結,但是家人第一時間到軍中了解,發現不尋常情況而苦苦追求真相。面對軍方的保守、顢頇,甚至掩蓋"打擊報復"的真相,而國防部與身為三軍統帥的馬英九也包庇事件,民眾忍無可忍,爆發了這場被稱為台灣"茉莉花革命"的新公民運動。
洪仲丘在軍中從事財務工作,疑似他發現有弊案而在退役前提出來而得罪長官,怕他說出來,才匆匆尋找理由把他關禁閉,並且滅口。
禁閉的理由是他攜帶智慧型手機進入軍中,然而他沒有智慧型手機。禁閉室只關士兵,不關士官,但是他還是被關。關禁閉以前要做身體檢查,一般一個星期才有結果,但是因為洪仲丘三天後就退役,所以通過特殊管道,他的體檢報告幾個小時就獲批。洪仲丘身體過胖,無法經受禁閉期間的懲罰性操練,但是體檢竟然也通過了。在送洪仲丘去醫院急救時,軍方的救護車也以平時的速度,沒有鳴笛。種種情況顯示,這是有預謀的集體犯罪行為。尤其是他的一位同袍聽到連長說,他們的副旅長對這位連長說:你不關洪仲丘,我就關你。

    洪仲丘被虐殺案引發公憤

洪仲丘七月三日死亡,家屬去要真相時,受到重重阻擋,家屬向國民黨立委求救,不得要領,七月六日才見報。但是軍檢也沒有立即調查與拘押兇嫌,而是拖拖拉拉,遲至七月十六日才拘押副旅長何江忠,後來又陸陸續續收押幾個。長達近兩個星期的拖延,足夠這些人串供與湮滅罪證。
最先發現的是監視器的,在關鍵的八十分鐘與三十一分鐘的畫面消失了,但是軍檢要家屬拿出軍方湮滅畫面的證據,而不是把當事人隔離約談,還怪罪家屬與媒體亂爆料。檢察機關本來是幫受害人討回真相與公道的,台灣的軍檢,尤其那位軍檢主任曹金生卻是一再為兇嫌辯護,甚至上電視台充當名嘴,扮演兇嫌的律師,還是握有公權力的律師,角色完全顛倒而逐漸引起公憤。
根據洪仲丘同袍的檢舉,虐殺事件中表現最壞的上士代理士官督導長范佐憲,號稱"地下連長",月薪才四萬多,卻擁有賓士轎車,還有價格不菲的重型機車,一星期有一半時間在外面吃吃喝喝,他更肆無忌憚帶著智慧型手機進出軍中,原因是他經營地下賭場、色情美容業、還放高利貸。推測有些長官與他沆瀣一氣,才使案件不易處理。
在已退役的軍中同袍上電視台揭露內情時,他不但立即被軍檢約談,簽署保證不再對外發言,還有高利貸者打電話恐嚇。范佐憲雖然後來也被拘押,但是他的電腦主機被軍方扣押後,也會不會出現證據被湮滅的情況?因為內裡可能有許多長官的名單與機密。
洪案的深入發展,軍中過去發生的一些冤案家屬也趁機出來控訴,才發現這類案子很多,例如一年前的陳俊銘一案,軍方說他是自殺,用五公分長的美工刀躺在床上切了十三刀才身亡,而周圍的阿兵哥居然沒有發現!

    馬英九冷漠包庇被嗆下台

事件揭發過程,馬英九卻忙於七月二十日選國民黨主席而不理不睬,引發民憤。在四天前由網路組織起來的"公民一九八五行動聯盟"發動七月二十日包圍國防部的活動,得到三萬年輕人的響應,穿著白上衣出來,是"白衫軍"初試啼聲,國防部的文官副部長楊念祖出來,表示要"大破大立,痛改前非",並且表示開放給軍外的司法機關參與調查,得到鼓掌歡迎,聚會提前和平結束。
這天早上馬英九投票後,到台中探望洪仲丘家屬,聲言他對此案"管定了",洪爸爸大概了解馬英九講慣大話,所以回答"君無戲言"。但是在同時。馬英九也否定楊念祖開放司法的說詞,不知道他們內部發生了什麼事情?
而馬英九"管定了"的意思,原來是要在他八月十一日出國訪問前平息風波而軟硬兼施。先是放出風聲要對洪家進行國賠,出價一億元;洪家卻是富貴不能淫,祗是要真相。國防部長高華柱也下台算是一個交代,但七月三十一日軍檢發表起訴書,聲稱洪竄改個人體測成績、拒絕擔任值星班長,引發連上及旅部長官不滿,決定趕送悔過室(因為禁閉違法而改稱"悔過")。這些莫須有的罪名根本就在抹黑,所以也可預料,起訴十八人表面人數龐大顯示當局的決心,卻是慣常的"高高舉起,輕輕放下",讓一個具體執行懲罰的小兵來扛責。
八月一日對最主要四人的開庭審訊,居然對他們全部低價交保釋放,給他們更充足的串供機會。而保釋金不是根據需要,而是與官階的高低成正比,簡直荒謬透頂。
這些荒唐做法,終於逼出二十五萬人出來討公道,逼迫軍方進行改革,並要馬英九下台。

    莫要辜負"民主燈塔"稱號

這場運動的廣泛性,乃是因為當兵涉及每個家庭,尤其每個必須服役的年輕男性公民。根據新任國防部長楊念祖的報告,十年來國軍的死亡人數竟達一三九二人!現在的國軍人數是二十七萬人,看看這個比例有多大,台灣的"忠烈祠"也只有一千九百個亡魂。這十年,台灣沒有戰爭,沒有殺掉一個"共匪",卻死了這樣多國軍,許多是"被自殺"的,可見軍中凌虐之甚而又掩蓋真相。
"一九八五"是軍內的投訴電話,但是據說誰打這個電話,誰就倒霉;或者洪仲丘就是打了這個電話而惹上殺身之禍。而透過網路成立的"公民一九八五行動聯盟"由醫生、學生、軟體工程師、剛退役軍人、國會前助理、咖啡店老闆等三十九人組成,平均年齡三十歲。他們超越藍綠,發動一場台灣的新公民運動,可望破解藍綠魔咒導致台灣的退化,帶動台灣的茉莉花革命。他們還隱身埋名,不想做英雄,為的只是社會的公義。
八月三日晚會上,聯盟代表在台上問,請第一次上街的朋友舉手時,估計舉手的約有七、八成,這真正是台灣新一代的公民力量。與會者以手機的亮光代替燭光,也顯示新科技時代的公民運動。
聯盟代表的講話雖然比較長,但是我還很注意聽,更使我感到安慰的是,他們不只是關注軍中的問題,還提出服貿協議、反對核四、拆除大埔等等近期社會關注的熱點,希望新公民都站出來,才可以阻擋政府妄顧民生與不公不義的惡行。期望台灣的新公民運動,帶動台灣社會向上走,莫要辜負華人世界"民主燈塔"的稱號。


——原载《动向》杂志2013年8月号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该小工具中存在错误

页面

PageRank Display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