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Followers

2013年8月16日星期五

王超华:台灣民主的暗礁與生機

圖:大埔4戶拒遷戶7月18日被執行強拆
當民間據理力爭的辯論被政客當作耳旁風,民主的精髓已經在悄悄流失。理性但尖銳的批評意見,無法進入關鍵的政策辯論,更難以影響政策的實際推進。台灣的新公民運動顯示,選舉不是民主實踐的結束,真正的民主參與,必須在選舉之後才開始。民眾決不能滿足於“用選票教訓政客”的模式,必須有效地將經常濫權的政府關到憲政的籠子裡去。


七月份台灣的社會政治情勢,戲劇化地出人意外,高潮迭起。馬英九恐怕做夢也沒有想到,七月中旬作為唯一候選人在國民黨中常會爭取連任黨主席時,他還在哽咽訴說戮力執政不被理解,八月三日卻發生台灣有史以來最大規模的二十餘萬人白衫抗議,指責他對人民疾苦全然無感。值得注意的是,即使滿意度遭受如此重大的滑鐵盧,馬英九似乎仍在繼續做夢,除了“謝謝指教”的老調和拜會禮儀,以政治奧步強力推動既定政策的作為並未改變。難怪捲入大規模群眾抗爭的人們,一方面燃起高漲熱情要求更新台灣民主政治,另一方面也依舊滿懷戒意,焦慮於抗爭能量很可能被立法和行政程序的巨大黑洞吞噬於無形。這當中顯現的,也許正是台灣民主前途上最重要的暗礁與生機。

“白衫軍”為洪仲丘送行

即將退伍的前政治大學畢業生洪仲丘下士,因違規携帶智能手機回營房而遭報復性懲戒,於七月初因高溫下過度操練不幸離世。蹊蹺的是,事發時一個多小時的監控視頻全部消失。家屬和校友同窗持續質疑時,軍方說辭和政府處置又反覆變動,致使社會不滿聚焦在馬英九政府長期以來口頭敷衍的作秀痼疾,一件個別命案迅速發酵為全民抗議。八月三日傍晚,出乎所有評論員和政客的意料,白衫民眾源源不斷湧入抗議現場,擠壞了捷運台大醫院站的一部電動扶梯,也擠滿了附近所有主要街道,從總統府前的凱達格蘭大道到景褔門,再向四方伸展,形成鳥瞰照片中壯觀的銀色十字。人們不禁紛紛探究:這樣強大的政治動員是如何實現的?

抗議的組織者最早來自網絡上的軍事論壇。幾十位平均年齡三十歲,各行各業裡原本不相識的網友,厭惡軍中以強凌弱,不滿於只在網上發泄,借軍內形同虛設的申訴熱線號碼,成立“公民1985行動聯盟”,旨在討回公道。耐人尋味的是,這些人極為低調,拒絕借此出名,也拒絕被貼上藍綠標簽。他們熟悉網絡和技術,有都市謀生的豐富經歷,活動中印製了大量設計新穎的文宣材料。在缺乏以往參與社運經驗的情況下,對政府的要求簡潔有限,發起活動期間則強調秩序和理性,消解了很多普通人民對現實不滿但又對政爭存疑的猶豫。

但不可否認,這次廣泛參與也有媒體推波助瀾的作用。至少從七月二十日,1985聯盟發動第一次成功抗議之後,各種媒體和名嘴就一直不停歇地,考慮到近期焦點事件多頭並出,媒體的偏愛不能不令人警覺。

大埔指向深層危機

事實上,1985行動聯盟始終保持了開放心態。白衫抗議最後的長篇演講,同時批評了兩大黨主席馬英九和蘇貞昌,並號召群眾站出來,共同支持其他迫在眉睫的抗爭,尤其是苗栗縣強拆大埔拒遷四戶,而國安和警方卻提昇規格反制支持者的惡劣行徑,需要大家共同關心。但第二天的媒體報道卻都略過了這個演講。再次令人想到媒體為甚麼刻意貶低大埔事件。

三年前苗栗縣長劉政鴻怪手突襲收穫在望的稻田,老農婦不堪壓迫仰藥自盡,激起社會強烈反響。當時的行政院長吳敦義、內政部長江宜樺出面協調,明確聲明最後幾戶保留原地原屋。如今二人遞升為副總統和現任行政院長,卻在馬英九爭取連任黨主席之際,屈從地方壓力,在“依法行政”藉口下撒手不管,造成民眾北上總統府抗議之際,劉政鴻聲稱這是“天賜良機”,出動大批警力強拆,並惡意將室內財物拋擲垃圾泥水中。

從縣府設定期限到最後強拆的幾個星期裡,聲援的社團、學者、律師紛紛發表各種言論,以堅實證據說明,苗栗存在嚴重地皮炒作和閒置,這次的強拆完全沒有公共需求必要性,在在指向政商勾結攫取暴利,欺壓百姓,破壞農業和中小規模商家的生機。這些證據本應將劉政鴻置於醜聞中心,公共輿論卻將其輕輕放過。回想起2011年競選總統期間,邱毅左爆一個料,右爆一個料,候選人妻子十年前參與聚會的影像都能作為醜聞,如今這麼嚴重而且事關台灣經濟發展愿景的大醜聞,卻被擱置一旁。持續揭發批評的學者,反倒被國安盯上,重點防範。台灣民主究竟出了甚麼問題?!

上帝的歸上帝,愷撒的歸愷撒

檢視官方最愛啓用的“依法行政”藉口,可以看出無論是台東美麗灣開發,還是苗栗閒置的科學園區繼續擴大強拆徵地,抗爭居民和聲援律師都曾提出法律訴訟。顯然,在處理爭議的法律程序走完之前,地方政府所依據的行政法規,必須暫時凍結,等待行政訴訟特別是憲法訴訟的高級法做出裁決。如美麗灣這樣多次敗訴,或者台北市強拆文林苑王家之後被判執法不當的情況,政府必須承擔沈重的國賠責任,才能讓人民有效地將經常濫權的政府關到憲政的籠子裡去。

執政醜聞當作常態,同樣發生在馬英九政府面對服貿協議黑箱指責無動於衷,以及國民黨立院黨團繼續推動“核四停工”奧步公投。令人驚詫的是,民進黨也並沒有在第一時間將苗栗政經醜聞作為醜聞看待,僅只在強拆發生之後,開始以人道名義發言譴責,凸顯兩黨共享討好財團的基本政經立場

當民間據理力爭的辯論被政客當作耳旁風,民主的精髓已經在悄悄流失。理性但尖銳的批評意見,無法進入關鍵的政策辯論,更難以影響政策的實際推進。執政和在野兩大黨,都學會了只要能在程序上過關,就不必理會質疑和辯論的雜音,一切都以追求程序藉口作為擋箭牌。結果,民主被禁錮在單純的選舉模式中。

這次白衫抗議,二十多萬抗議者,十之八九是年輕人,網絡上的討論如火如荼,很快就提出了選舉不是民主實踐的結束,真正的民主參與,必須在選舉之後才開始。民眾決不能滿足於“用選票教訓政客”的模式

――原载《动向》杂志2013年8月号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该小工具中存在错误

页面

PageRank Display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