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Followers

2013年8月12日星期一

余晓平:嫖出来的敌对势力


邝飚漫画:镜外敌对势力


上海市高级人民法院党组书记、代院长崔亚东近日说:虽然只是少数法院干部严重腐化堕落,但却引发了社会各界对上海良好法治形象和法治环境的质疑,也给境内外敌对势力借机攻击党和政府、攻击社会主义司法制度提供了可乘之机。这种说法薄熙来曾经用过――我们只要出点事,敌对势力就会立刻跑出来造谣诬蔑。

那么到底谁是敌对势力?到底嫖娼的是敌对势力,还是揭露嫖娼的是敌对势力?显然他们把那些抨击创造这个法官集体嫖娼的制度看成是敌对势力。

相对于大清政府,孙中山和那些海外捐款的华侨属于海外敌对势力。相对于中华民国,毛泽东在海外敌对势力共产国际的支持下发动了内战。到底什么情况下才算是敌对势力?要看你到底是否为了自己执政与百姓为敌。

只有封建体制下皇帝的利益才与百姓的利益一致,因为子民的性命都属于皇帝。在如今公民社会,少拿这一套来忽悠百姓,你有什么资格当皇帝?我凭什么做子民。
如何判定是否为了执政利益?参照华盛顿的做法――胜利以后是否交出军权,让百姓来选择治理国家的人。枪杆子里面出政权的说法让中国人苦难深重,人们把枪杆子推翻政权和建立政权两个概念混淆起来,这就是洗脑的最大功劳。
枪杆子只能用来推翻政权,而不能用来建立政权,前者是为了正义,后者是为了私利。这就像如今的强拆,为的不是改造危房,而是为了拆后盖新房谋私利。如果拆房的人和建房的人成了一伙,被拆的人最倒霉。

一个正常的社会,靠选举建立政权。解放战争那么多先烈浴血奋战,打破一个制度,建立的就是这个靠选举产生管理国家人选的政府,显然这些人的血算是白流了。选票不是根本,制衡才是根本。

说起选举,人类走过了艰难的历程。美国当年的选举,妇女和黑人是没有选票的。看起来不能平等,但你要知道,有选票的人却是平等的。也就是说在有选票的男人(除了黑人以外)里面,不同意华盛顿当总统的人不会受到迫害。

随着人类的进步,美国人觉得只有平等,这个社会才会平稳。而中国人如今还在奢望先让一部分人选起来,糟糕的是这部分有选票的人不能投反对票。

正在人们为了搞倒几个嫖娼的官员而感到欣慰的时候,你要知道形成这样官员的土壤并没有消失,几个贪官倒下,千百个贪官站起来。因为权力没有制衡,靠他们自己的良心控制自己没有可能。

在嫖娼的这五个人里有负责审判的,也有负责纪检的,这些人成了一起嫖娼的铁哥们,司法如何才能公正?司法都不能公正,那老百姓还能相信什么,那就只能相信暴力。

更有意思的是,如今的舆论,拿着枪的人说这个国家要动乱,这简直就是赤裸裸的讹诈。老百姓要是能安安稳稳地过日子,特别是中国人的忍功一次次地挑战人类的极限,谁会想着把这个国家搞乱。

中国乱了,美国的国债谁来买?欧洲那些小国家出点事,华尔街的股市都暴跌,盼着中国完蛋,有这样的脑残吗?中国乱了,海外的华人能有什么好处,连回国看看亲人朋友的机会都没有。

要说敌对势力,是针对那些和中国老百姓为敌的人和组织,他们为保证自己的权力不受到制衡疯狂地给中国人洗脑,让人们觉得如果离开他们的保护,中国人便会受到西方列强的奴役。

你稍微有点脑子想想,我们这些移民海外的人,跑到人家的地盘上,应该说人家西方老外有绝对的优势奴役我们,而且出来的人,哪个不是被人家精挑细选的,要是奴役我们这些人不是更有效率。我们受人家奴役了吗?受奴役我还呆在这里。

到底是谁没脑子?世界上的所有动物都是下意识地向适合自己生存的地方迁徙,所以这个世界才生生不息。但迁徙并不能解决所有问题,特别是对于人类来讲,改变自己原本的环境才是根本。

靠人类自身抑制力来约束自己的理论是严重反人类的,这样严重地扭曲人性,正常情况应该是相互制衡,相互尊重。过去我们一直以为共产党员是特殊材料制成的,当揭开他们劣迹斑斑的历史,发现他们一直都是以自己的执政为中心目的,任何制衡的力量都会被消灭。

感觉上现在中国进入最后的疯狂,贪官污吏加紧搜刮,他们逃跑了以后还有排队的人,然后他们挥舞着枪说改变这种现状就会动乱。百姓只好相互残杀,充其量抓一些官场上不留心防范的。

有一天你到洛杉矶或是温哥华来看看,你就知道嫖娼那简直就是小打小闹的,这十来年时间,我在以上这两个地方亲眼看到的那些中国的高层官吏将成千上万的民脂民膏转移出来,这才是大老虎,嫖娼连蚊子都算不上。

他们才是中国百姓真正的敌人。


――作者搜狐博客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该小工具中存在错误

页面

PageRank Display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