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Followers

2013年8月13日星期二

郑义:纪念田纪云万里提议土地私有化政纲20周年

155H245S-0.jpg
1993年6月,田纪云在全国人大八届二次常委会上。(资料图)
2533_100820100953_1.jpg
万里(资料图)

时到今日,恐怕多数国人已经洞悉一个公开的秘密:中国环境崩溃和官员�款潜逃的最大症结在於土地所有制。即便是教育程度较低的农民、村妇,也明白官员的暴富和城市的兴起是建筑在对他们土地的抢劫之上。虽然他们手持农具打不过带着军警黑帮来抢地的官员,但他们被抢得失去生存根基的事实是各级真理部无法掩盖的。共产党夺权之前,中国的土地属於农民,大部分属於自耕农,少部分属於地主富农,反正不在官员手里。中共建政后,特别是所谓改革开放以来,土地一律强制性地收归国有。土地所有权是"全民所有","政府行使",实际上则是"官员所有"。他们当然不敢在宪法上明目张胆地把土地所有权归於自己,但土地买卖的权利在手已经够了。其结果就是官员们肆无忌惮地掠夺转卖土地,污染土地和环境,然后�款潜逃。

早在20年前,中共最高层就有过一次关於土地所有制的激烈争论。

1993年春,在一次中共政治局扩大会议上,着名的改革派、主管农业的副总理田纪云坚持要求会议讨论原订议题之外的农业问题。田纪云大声疾呼:农业的严重局面刻不容缓,这次会议上非讨论不可。执政党的会议如果总是象这样一次又一次地以人事问题为唯一重要内容,而不以国计民生为头等大事,总有一天政权会出现危机。在万里、乔石和李瑞环等的支援下,会议临时改变议题。田纪云列举了种种农村危机之后,提出了一整套方案,其中最重要的是得到数名省级领导赞成的"在农村逐步落实已承包土地归己所有"的方案。田纪云认为:过去写进宪法的关於土地方面的有关规定已经产生了无穷的社会弊端。田纪云的建议有两条:第一、向农民宣�他们各自承包的土地从此在法律上归私人所有,农民则向国家缴纳土地税;第二、尚未分配承包的荒地、山岭、滩涂等,可宣�收归为三级国有(国家、省、县),今后的开发者须依法向政府购买或订立承包合同。

田纪云的汇报还没结束,已经忍无可忍的左派元老宋平和姚依林便打断他的话,指责这种建议是要"从根本上改变社会主义的性质"。这时,以思想开明着称的万里支援田纪云说:我在国务院工作时下面就有同志提这样的建议。另外,还有地方干部建议是否可以采取动员农民出钱购买他们已经承包的土地,这样至少可以为国家和地方财政增加一大笔收入。我建议在农民中搞一个调查。没想到大多数农民并不赞成。他们说:共产党打天下的时候向我们许诺穷人可以得到土地,土改的时候我们倒是分了土地,但一个合作化,又都收回去了,号称是集体所有。可现在,又要把土地卖给我们,这土地原来就是我们的,凭什么要卖给我们?万里建议学习西方国家的做法,�有土地者要每年给国家缴纳土地税和所得税。这样就理顺了。姚依林和宋平反对万里的意见,甚至最后说到"共产党的政治局会议不能被你们当成宣传全面复辟资本主义的场所"。在这场中共党内罕见的剧烈争论中,江泽民李鹏不表示任何态度。最后乔石表态说:党内会议提倡有批评意见,但批评应该以理服人,不能乱扣帽子,不能用"无限上纲"的手段对待提出自己建议的同志。最后的结果是,田纪云土地私有化的提议被搁置,在邓小平的支持下,江泽民李鹏坚持了所谓的"土地公有制"。二十年过去,我们眼睁睁地看见这个产权模糊的土地制度一步步蜕变为"官员抢劫制"。

如果实行了田纪云的变法,如果中国的土地有了具体的有血有肉的主人和守护者,今天就不会有对土地的疯狂抢劫,不会有官员的腐烂、暴富,不会有剧烈的社会对抗,不会有环境的急剧恶化以及无可逃遁的环境、资源、经济、道德总崩溃。现在看来,那次政治局扩大会议是最后一个扭转国运的机会。

仅以此文向良知尚存的田纪云、万里、乔石、李瑞环致敬!



(文章只代表特约评论员个人的立场和观点)

RFA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该小工具中存在错误

页面

PageRank Display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