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Followers

2011年7月30日星期六

盛雪: 健康、正常、樂觀、有尊嚴地活著──記六四屠殺中被坦克碾斷雙腿的方政

 一九八九年六月四日清晨,如果不是在北京長安街六部口那黑暗而瘋狂的一刻,方政應該是一位身高一米八、體格健壯、魁偉瀟灑、高額闊臉、挺鼻大眼的美男子。

 

  斷腿照片震撼中外

 

  由法國費加羅報紙刊載的,方政在「六‧四」清晨被坦克碾斷雙腿的黑白照片,見過的人無不感到震撼而戰慄。在照片中,方政仰身靠在路邊的護欄上,雙手奮力的拉住身後的護欄,一個穿白衣的人正在用一條帶子為他斷腿的傷口包紮。而方政的腿,一條從大腿根的位置被壓斷,另外一條也在膝蓋的位置壓斷。兩條殘缺的斷腿鮮血淋漓,筋骨嶙峋、血肉模糊。

 

  那年的六月,方政還未滿二十三歲。簡單地說,因為對人民的熱愛、對國家的責任和對政府的期待,讓方政和許許多多的年輕學子一起,在天安門廣場絕食請願。七月份,方政就要從北京體育學院運動生物力學專業畢業,並準備去廣州的華南師範大學體育系任教。那時,方政是一位體育健將、短跑運動員。六月四日那天清晨,方政隨著從天安門廣場撤退出來的學生隊伍沿著西長安街往學校的方向步行。當幾輛坦克在六部口,從學生隊伍後面追撞上來的時候,憑著方政的矯健敏捷本來有機會逃生,但是他身邊的一位女同學被毒氣彈熏暈了。方政說,完全是潛意識,在毒氣瀰漫、坦克轟鳴的一瞬,他攬住那位女同學,將她奮力推向路邊。就在這一瞬,他感到自己的雙腿被碾住、壓碎、席捲而去。因為褲子被捲進坦克的履帶裡,他被拖行了一段。他將身體向旁邊翻滾掙扎,才脫離開坦克。方政說,他昏迷前的最後記憶是,低頭看到自己兩條腿膝蓋位置齜出的白骨。

 

  終生殘廢仍不給活路

 

  方政接下來的二十年生活,直接詮釋了一個殺人政權走向瘋狂直到今天的路徑。兩條腿高位截肢的方政在第五天就開始被公安整肅,在醫院住了二十天就被趕出來。被救的那位女學生迫於情勢否認了被坦克追撞、被救的事實;方政因不肯撒謊說:「雙腿不是被坦克碾斷的」,校方取消了他的畢業分配。一九九二年,方政參加第三屆全國殘疾人運動會,取得兩項冠軍,但此後再也沒有被允許出席任何殘疾人體育賽事。當局要求方政不得接受媒體採訪,不得說出被坦克碾斷雙腿的事實。方政因為在北京被斷了所有生存的機會,九二年被迫離開北京到海南謀生;後來又輾轉回到老家安徽合肥。但不論在海南還是在合肥,都是在監視、騷擾、搜查、傳訊、拘禁中度過的。方政直到二○○○年才有了戶籍,回到父母身邊,結了婚,轉年有了女兒。方政和太太、女兒於二○○九年終於抵達美國,過上了人的生活。

 

  第一次見方政,是在舊金山舉辦「辛亥百年風雲人物學術研討會暨先賢臧啟芳追思會」,方政參與了機場接送來賓這項繁雜辛苦的工作。人們驚奇地見到高位截肢的方政,笑呵呵的、熟練的開著車,一天數次往返於機場和會場之間。有時候飛機晚點了,有時候被接的人自己走掉了,方政沒有一句抱怨。我請方政主持研討會的一個環節,他說:「需要我我就上,如果有更好的我就下」。平和、樸實、仗義。

 

  近日請方政到多倫多出席「六四」二十二周年紀念活動,方政在我家裡住了一個星期。開始我小心翼翼的詢問他,怎麼安排他吃飯、睡覺、洗澡、上衛生間。他大咧咧地說:「沒事,我這人什麼都吃。而且這些事我都可以自己來,不用照顧。」因為衛生間房門窄,輪椅進不去,他讓我把三張椅子依順擺在衛生間裡,他自己將輪椅停在門口,用手撐著身體跳上椅子,一張張跳過去,洗臉、洗澡、上廁所都自己來。

 

  他抵達的第二天,我和忠岩、大衛、燕子幾個朋友陪他到尼亞加拉大瀑布遊覽,可惜那天有些陰雨,霧氣中看不清景色。我將輪椅推到瀑布邊的欄杆處,方政一躍跳到石階上,回過頭來得意的笑了,興奮得像個孩子。從身後看著這個本來應該壯實魁偉的漢子,現在只有半截的身軀杵在石階上,內心無限酸楚疼痛。

 

  一個人正常的判斷和行為方式

 

  紀念活動一場接一場,媒體採訪一家接一家,方政一次次無可逃遁的要重述當年那一幕幕慘狀,和他二十年的苦難屈辱,有的採訪甚至長達一兩個小時,方政總是認真地講解、用心地回憶、細緻地分析,而且條理清晰、是非鮮明、道理透徹,沒有怨言也沒有怒氣,沒有矯橫也沒有哀憐,沒有仇恨也沒有放棄,沒有亢奮也沒有恐懼。他具有的是一個人正常的是非判斷、正常的情感表達、正常的人生哲理、正常的善惡分辨、正常的行為方式。

 

  如果一切重來……

 

  在當下的中國,甚至在民主國家的中國人群中,到處都瀰漫著恐懼、怯懦、虛惶、驚怵、犬儒、張狂,是非不分、善惡不辨、從惡如流、助紂為虐的病態生存方式。而方政的健康、正常、樂觀和自尊是如此的鮮亮炫目。

 

  他臨走前的一天,我請一些朋友到家裡和他見面聚餐。那天奇熱,氣溫高到近四十度。我想請大家到地下室的客廳裡聊天,但怕方政不方便。他馬上穿起義肢,笑呵呵自己走下去,和大家談笑到半夜。方政盡量每天都上網,看看國內茉莉花革命的進展。有空時,還會抽時間在廚房陪我母親聊上一會兒,耐心地聽老人講她經歷的文革歲月。

 

  有一晚,微風細雨,暮色漸濃,方政、立新(也是天安門一代的成員)、我先生董昕和我,幾個人坐在房子前廊下,伴著淅淅瀝瀝的小雨,看著大朵的牡丹在雨中低頭垂淚,談起八九年「六四」前後經歷的一幕幕,和這二十二年的滄桑苦難,都感慨萬千。方政說,如果一切重來,他還是會參加學運,還是會絕食,還是會搶救身邊的那個女孩。因為這是一個正常人應該做的。

 
首发香港《动向》杂志2011年6月号,总第310期。

2011年7月29日星期五

胡平:流亡藏人社区的民主建设

著名的奥地利作家茨威格说过,流亡的艰辛,"必须要自己经历过,才能理解"。我们也是流亡者,我们对流亡藏人的境遇及艰辛,感同身受。我们比别人更清楚地知道,流亡藏人能坚持这么多年,发挥这么大的影响,流亡社区的民主建设和其他方面的建设能取得这样的成就,是多么的不容易,多么的了不起。

(一)

应该说,流亡藏人能取得如此成就,那是和藏人的文化传统以及其特有的达赖喇嘛制度分不开的。

藏人是笃信宗教的民族,而宗教信仰是联系人们的有力纽带。今年3月7日,我参加了大纽约地区流亡藏人举办的藏历新年庆祝活动。与会的藏人竟然有两千多。汉人的类似活动都很少能达到如此规模,而此地的汉人数目应是藏人的几十倍。可见流亡藏人的认同感有多强。不错,在藏人中也有世俗化的倾向或趋势。然而,即便是那些不信教的藏人,对于他们的宗教也是尊重的。

古老的达赖喇嘛制度,和很多传统一样,有优点也有缺点,而流亡状态则把其缺点大大弱化,把优点发扬光大。

按说,达赖喇嘛从小就生活在十分特殊的环境中,搞不好就很容易不食人间烟火,不知民间疾苦;以达赖喇嘛的至高无上的地位和不受制约的权力,也很容易陷入这种或那种形式的腐败,然而流亡生涯使得十四世达赖喇嘛远离这些弊害。与此同时,流亡又使得达赖喇嘛制度的优点发挥到极致。

达赖喇嘛是藏人的宗教领袖和政治领袖,是藏人无可争议的象征。世俗的流亡群体,虽然精英荟萃,由于其世俗性,却难以产生这样无可争议的象征。

由于达赖喇嘛的尊贵,他可以不像一般流亡者那样为生计为琐事操心,而把全副精力放在事业上。由于达赖喇嘛是终身制,不可替代,他不必为保住权力而煞费心机。由于达赖喇嘛的超脱,超然,他不必违心地迁就一时的流行意见而比较容易坚持自己的立场。这对于在非常时期发挥精神领袖和政治领袖的作用都是利大于弊――当然,那也有赖于十四世达赖喇嘛本人的优异资质和历经沧桑的智慧。

达赖喇嘛既能以宗教领袖的名义频繁会见各国政要及文化领袖,又能以精神导师的名义吸引成千上万的不同肤色不同信仰的民众。作为西藏的象征,人们从达赖喇嘛身上看到了西藏。五十年的流亡,成全了达赖喇嘛,使之成为世纪性的人物,使得藏传佛教走向世界,并使得西藏问题成为国际性的问题。

一般的流亡者最担心自己被本土的人民所淡忘,不管你原来在本土多有名多重要,随着时间的流逝,更由于专制当局的刻意封锁,你的影响力都可能日趋衰落。达赖喇嘛则不然。既然有如此众多的藏人依然尊重他们的传统,信仰他们的宗教,他们就会顺理成章地认同达赖喇嘛。尽管现今西藏境内的藏人,大部分都是在达赖喇嘛离开西藏后才出生的,但是这并不妨碍达赖喇嘛在他们心中的崇高地位。

2006年1月,达赖喇嘛在印度南部小镇举办的一场法会上,用感性的语言呼吁藏人不要再穿戴和买卖动物毛皮。在场的藏人当即立誓,境内更有成千上万的藏人闻风而动,将价值不菲的皮毛制品付之一炬。有中共官员私下惊呼:"我们严厉的法规和打击行动,还顶不上达赖喇嘛的一句话。"达赖喇嘛对藏人有多大的感召力,这便是一个证据。

国王失去了王国,就不再是国王,然而达赖喇嘛永远是达赖喇嘛。就连他的对手也不得不承认他是达赖喇嘛。专制政权对流亡者的一贯策略是,故意无视他们的存在,决不肯和流亡者的代表人物坐到一起来。因为他们知道,和流亡者的任何公开接触都是在增加流亡者的政治份量。但是中共当局却不得不好几次公开地和达赖喇嘛的代表会谈。在这几次会谈中,达赖喇嘛的代表是代表流亡政府,所谈的问题是西藏问题。但是中国政府对外否认他们是和流亡政府的代表会谈,也否认谈的是西藏问题。中国政府只说他们是和达赖喇嘛的私人代表会谈,谈的只是达赖喇嘛的回国问题。这就表明,尽管中国政府可以不承认流亡政府,不承认有所谓西藏问题,但他们也不能不承认,一个没有达赖喇嘛的西藏总归是不正常的。

(二)

今年3月,我和苏晓康应邀到印度的达兰萨拉流亡藏人社区参观访问,正好赶上两件大事:一是达赖喇嘛宣布退出政治,一是流亡藏人举行人民议会和政府首席部长的投票选举。

一个团体怎样实行民主原则,怎样实行民主选举,这个我们大体都知道。一个国家怎样实行民主原则,怎样实行民主选举,这个我们大体也知道。可是,一个流亡社区怎样实行民主原则,流亡政府怎样实行民主选举,这个恐怕一般人就不大知道了。我不妨就我所知道的情况,向大家,尤其是向汉人朋友做一番简单的介绍。

首先,在流亡政府的选举中,谁是选民?什么人有资格投票?

条件有两个:一、要是藏人;二、要认同流亡政府。具体来说,就是要自愿地给流亡政府缴税。在藏人投票的照片里,你可以看到很多人手里拿一个绿色的小本子,那个本子就是流亡藏人自愿缴税本。要凭这个本子才能领取选票。税金的标准在各地不一样。在北美,有工作的人每年缴96美元,没工作的(包括学生)缴46美元,18岁以下的缴36美元。据了解,在上一年度(2010/4/1――2011/3/31),北美地区缴纳的税金有989,048美元。这笔钱是纳入流亡政府的预算的。

有人问,在西藏也有汉人和其他民族的人,为什么流亡政府要规定只有藏人才能成为选民呢?

我想,这里有很多具体的困难。我们问过负责接待难民的藏人官员,每年都有很多藏人来投奔流亡社区,共产党也一定会派特务来,你们是怎样鉴别怎样防范的呢?当然,他们有很多经验很多办法,但也有不少困难。

例如台湾。台湾的中华民国政府自称是全中国的政府。按照他们的法律,大陆人也是中华民国的公民。然而,很多大陆人发现,他们想取得中华民国国籍和选举权却极其困难。因为根据台湾的规定,大陆人要取得中华民国国籍,先要取得中华民国户籍;而取得中华民国户籍的手续很复杂,一般大陆人很难达到其要求。不少大陆人对此啧有烦言。我想,这恐怕和台湾与大陆大小悬殊有关。南韩和北韩,人口与面积都势均力敌。西德的面积是东德的两倍,人口是东德的三倍半。所以南韩和西德都是敞开大门接纳北韩人和东德人。我相信,如果台湾若是和大陆差不多大小,他们在接纳大陆人的问题上一定会更积极。流亡社区,从结构上讲就有其脆弱的一面。因此,他们对接纳汉人和其他民族时的保守态度应是特定情境下的权宜之计。我注意到,在藏人的"未来政体与宪法要旨"里就明确规定,西藏的公民不分种族不分信仰。

另外,有人说,把投票权和缴税捆绑在一起不合理,不符合民主原则。在美国,一个公民不缴税,政府也不会剥夺他的选举权嘛。问题是,在美国,政府可以对不缴税的人罚款,甚至判刑,流亡政府没有这种制裁能力。在这一点上,流亡政府类似于民间社团。很多社团都规定会员不交会费就停止会员资格,或者是停止在会员大会上的投票权。

顺便说明,流亡藏人社区实行三权分立。我们被告知,他们的最高法院实际上只处理一些民事案件,刑事案件由所在国当地政府处理。就此而言,流亡政府的法院在现阶段的功能,和民间社团的监事会比较接近。


(三)

流亡政治很难,难就难在它面对一系列两难的问题。

例如"在地化"与"流亡性"的问题。由于流亡岁月漫长,流亡者必须解决好在地化的问题,努力使自己在所在国安家立业,落地生根。然而流亡者毕竟不是移民,也不是纯粹的难民,流亡者之为流亡者,就在于他们执着地关切故乡,关切故乡的同胞,并始终把在故乡实现其理想当作自己的使命。加强在地化和保持流亡性不是一回事,有时还是彼此冲突的。流亡者必须同时做好这两件事,但搞不好就很容易顾此失彼。应该说,到目前为止,流亡藏人在兼顾两者方面做得还是比较成功的。

另一个两难的问题是流亡政府的民主化与合法性的问题。

我们知道,达赖喇嘛领导下的西藏流亡政府之所以坚称自己是流亡政府,其法理依据是,它本来就是西藏的合法政府,只是因为发生在1959年3月的非法事变,失去了对本土的统治权力,其主要人员被迫流亡境外;但是他们认为并相信,他们依然是得到境内藏人的认同的,他们的合法性依然是有效的,故而他们继续以政府自称。所谓流亡政府,就是政府在流亡的意思。在这里,有没有外国政府的承认固然很重要,但是从原则上并不影响他们自己对自己的定位。

可是,随着时间的流逝,流亡政府的合法性就会出现问题。

第一,随着时间的流逝,流亡政府的人员就可能发生更换,新上来的人怎么证明他们是有合法性的呢?

第二,很多形式的政府,其合法性是有时效的。例如民主政府,民主政府的合法性不是一劳永逸的,而必须建立在定期改选之上。问题是,在流亡状态下,本土的人民无法参加改选,流亡政府的改选势必只能是流亡社区的人民的改选,由此产生的新政府只得到了流亡社区人民的授权,得不到本土人民的授权,这样,它就变成了流亡社区的政府,而不再是本土地区的政府。也就是说,如果它继续声称是本土地区的政府,其合法性就成了问题。

台湾的中华民国政府就遇到过类似的问题。台湾的中华民国政府不是流亡政府,因为中华民国政府没有失去全中国。但由于台湾(加上澎湖、金门、马祖)只是全中国的很小一部分,其人口只占全中国人口的1/50,因而,中华民国政府要声称自己是全中国的政府也会面临类似的问题。

起初,中华民国政府可以声称它在统治全中国时期曾经得到过全中国人民的授权,可是接下来怎么办呢?你要不要定期改选呢?如果你不改选,那就是不民主;如果你改选,因为改选只能在台湾地区进行,由此产生的政府只得到台湾地区人民的授权,得不到大陆地区人民的授权,因此你若是继续声称你代表全中国、你是全中国的合法政府就很勉强了。关于这个问题,我在《和大陆朋友谈台独》(《北京之春》2000年5月号)一文里有较多论述,此处不赘。

我们知道,西藏原来的制度是政教合一,达赖喇嘛既是宗教的最高领袖,又是政治的最高领袖。对此,中国政府也是承认的,有"十七条协议"为证。这就为流亡中的西藏政府保持其合法性提供了法统依据--只要流亡政府是以达赖喇嘛为其最高领袖,它就可以声称它是西藏的合法政府。原来西藏流亡政府的正式英文名字是:Central Tibetan Administration of His Holiness the Dalai Lama。这个名称突出地显示该政府是达赖喇嘛的政府,并由此而将自身表述为西藏合法代表的政府。

(四)

早在五十年代,达赖喇嘛开始亲政,就有改革传统体制的愿望,但限于当时的条件无法推行。1959年3月拉萨事件后,达赖喇嘛率众流亡印度。在这一年年底举行的法会上,达赖喇嘛就提出要建立民主制度。第二年9月2日,西藏历史上第一个人民议会(流亡)宣告成立。流亡藏人实行一院制。第一届人民议会共有议员13名。此后,议会又进行了多次改革,增加了议员名额,扩大了议会权力。

今年3月我和苏晓康应邀访问达兰萨拉,正赶上第十五届流亡议会的选举。这一届议会共有44个议员名额。这44个名额首先是按地区分配。藏人习惯于把整个藏区分成三部分:卫藏(前藏后藏)、多朵(康区)和多麦(安多)。每个区有10个名额。其次,再按教派分配名额。有五大教派,红教(宁玛派)、白教(噶举派)、花教(萨迦派)、黄教(格鲁派)和黑教(苯教),每个教派有两个名额。议员均由流亡藏人直接选举产生。为什么在按地区分配议员名额之外,还要有个按教派分配的名额呢?这是为了避免小的教派,由于人数少,在议会中发不出声音。再有,北美和欧洲各有两个名额。总共44个名额。议员是由选民直接选举产生。

关于流亡政府即行政班子的选举。早先,流亡社区草创之初,由于条件不具备,流亡政府不是选举产生的,流亡政府的各个部长(通常是7个,包括首席部长)都是由达赖喇嘛任命的。其后,由达赖喇嘛提出14名人选,经议会投票选出7名。2001年,首席部长改由选民直接选举产生,然后由当选的首席部长组阁,提出其他部长的人选,经议会表决批准。第一届民选首席部长是桑东仁波切;2006年连选连任,今年任满下台。桑东仁波切是僧侣,也是学者,今年72岁,在年龄上和达赖喇嘛是一代人。

今年3月是第三届首席部长选举。由于候选人多达十几位,选举分两阶段进行,先是预选,产生三名正式候选人,然后决选。整个选举过程相当开放,相当民主。

首先,候选人不是由"上面"指定的,而是由"下面"自己推出的。各地区、各教派、各寺院、各非政府组织乃至个人,都可以提出自己的议员候选人和首席部长候选人。其次,选举很富有竞争性。有演讲会、辩论会、答辩会、研讨会;尤其是三位首席部长的正式候选人,不仅走访各社区,还在自由亚洲电台举行了电视演讲和辩论。一批知识分子还创办了报纸专门报道选举盛况。在选民方面,参与热情非常高,投票率创纪录。据了解,北美地区的投票率高达78%。考虑到选民居住是那么分散,投票并不方便,这个数字的意义更不容低估。

在这次首席部长选举中,三位正式候选人洛桑桑盖(美国哈佛大学法学院客座研究员)、丹增特桑(前流亡政府首席部长,现美国斯坦福大学研究员)和扎西旺迪(流亡政府宗教与文化事务部部长,达赖喇嘛驻欧洲代表)都不是僧人。当选的洛桑桑盖是平民出身,今年才43岁,和王丹、吾尔开希等天安门一代是同龄人。

按说,在民主制度下,僧人当首席部长或贵族出身的当首席部长没什么不好,那和政教合一、和贵族统治都不相干。但既然这次三位候选人都不是僧人,既然洛桑是平民出身,中共当局还硬要说藏人搞神权统治、政教合一,搞奴隶主贵族专制和复辟农奴制,就更见其荒谬了。


(五)

今年3月,达赖喇嘛正式宣布退休,即不再担任政治领导职责。这一决定意味着藏人在民主化上的重大推进,是政教的彻底分离。

有人批评说,既然达赖喇嘛到现在才退出政治,既然此前的流亡藏人仍然实行的是政教合一,那么,说藏人早就在实行民主就是站不住脚的--一种政教合一的制度怎么可能是民主的制度呢?

不然。例如英国,英国至今仍然是君主制,但这并不妨碍英国早就是民主制;直到今天,英王在名义上仍享有很大权力,但实际上英王的权力早就虚化。达赖喇嘛就很像是一个虚位的君主。他的权力早就在弱化、虚化。事实上,自2001年民选首席部长以来,达赖喇嘛就已经处于半退休状态,除了在一些文件上作象征性的批示之外,全部实权都交给了首席部长,现在则是把那份名义上的权力也交出来了。倘若未来某一天,英王宣布退位,那便意味着君主制在英国的彻底终结,但你能因此就否认此前的英国早就是民主的吗?

综观流亡藏人社区民主化的过程,我们可以发现,在其中,达赖喇嘛发挥了很大的主导作用。像这样,由最高统治者自己主动推行民主改革,在历史上是不多见的。

亚里士多德在《政治学》一书里提出,政体可分为三类:1、由一人实行统治的君主制;2、由少数人实行统治的贵族制;3、由多数人实行统治的共和制。亚里士多德认为,相比之下,君主制最优,贵族制次之,共和制再次之。不过他又指出,如果原政体蜕化变质,情况就正好倒了过来:君主制就变成僭主制,最坏;贵族制就变成寡头制,次坏;共和制就变成平民制,最不坏。在流亡藏人的政治里,达赖喇嘛犹如一位贤明的君主。但是,再好的君主制,由于它不利于培养人民的主动性和独立精神,因此还是不好的。只有民主制最有利于发扬人民的主动性和独立精神。毕竟,民主参与的意义不但在于其结果,更在于其过程。人是政治的动物,参与政治本身就是好事,有参与胜过不参与,胜过无参与。达赖喇嘛在向藏人说明他退出的理由时也讲到过这一点。

正像我前面提到的那样,达赖喇嘛退出政治,势必会对流亡政府的合法性造成重大影响。后来,西藏流亡政府已经改名为"藏人行政中央"(Central Tibetan Administration),"西藏流亡政府网站"也改名为"藏人行政中央网站"。其实,早在去年5月,达赖喇嘛在接受采访时就讲过,"流亡政府"主要是别人叫出来的,并不是他们自己的正式官方称谓。桑东仁波切先前则说过,如果流亡藏人能够回到西藏,行政班子和议会都将解散,新的政府和议会将由包括回去的流亡藏人在内的全体西藏人民选举产生。这表明,名称并不那么重要,重要的是他们是不是得到境内藏人的认同。而在这一点上,达赖喇嘛和流亡藏人是很有自信的。

不过,现在的流亡藏人的行政部门和人民议会虽然不再叫流亡政府,但它和一般的流亡政治组织还是有所不同的,至少,它确实对流亡藏人社区这一实体起到了某种政府的功能。另外,它所体现的民主理念和实际运作能力,想必会对境内的藏人产生很大的感召力。

按说,达赖喇嘛未尝不可以像过去一样,继续担任名义上的政治最高领导职务,这就是为什么达赖喇嘛在提出退出政治后,很多流亡藏人都表示不赞同。为此,达赖喇嘛做过不止一次的说明。我以为达赖喇嘛的这一决定是深思熟虑的。它既是对一个古老制度的彻底民主化,也是对其未来可能面临的政治困境的一种破解。

我们知道,中国政府迄今都没有妥善处理好西藏问题的意愿,它只想拖延时日,等待十四世达赖喇嘛圆寂之后,流亡藏人群龙无首,衰落下去。它还可以在转世灵童的问题上制造麻烦,自己也搞出一个来。再说,下一世的达赖喇嘛从确认到亲政,总还要十几年。这就是说,假如流亡岁月还很漫长,藏人就不能不考虑如何因应未来的一个没有达赖喇嘛的时期。

达赖喇嘛在现在宣布退出政治,就是鼓励流亡藏人独立自立,不再依赖于达赖喇嘛,靠自己的力量支撑起局面;同时也是促进国际社会学会和没有达赖喇嘛的流亡藏人打交道。正因为达赖喇嘛还健在,这段期间出了什么问题,他还可以提供帮助。有这样一段过渡,可以在很大程度上克服达赖喇嘛不在后形成的真空。

简而言之,达赖喇嘛完成了只有达赖喇嘛才能完成的工作,然后又留下了一个没有达赖喇嘛也能持续存在与发展的事业。

当然,达赖喇嘛做出退出政治的决定,并非只是基于现实的政治考量,而且也是出于对西藏命运的深谋远虑。因为达赖喇嘛清楚地认识到,政治民主化和社会世俗化都是趋势,因此,古老的达赖喇嘛制度是必须要改革的。

毫无疑问,退休后的达赖喇嘛在政治上仍然会有很大的影响力。在这里,我们务必要把影响力和权力区分开来。政治影响力和政治权力的关系很复杂,在很多时候,两者是交织的,但是确实存在着独立于权力之外的影响力,例如知识分子在政治上的影响力是来自其言论的说服力而和权力无关。影响力的典范莫过于印度的甘地。

甘地没有公职,没有军队,也没有自己的政党,但是对印度人民拥有很大的道义感召力,从而对印度的政治拥有很大的影响力。我想,就此而言,退休后的达赖喇嘛和甘地是很类似的。

达赖喇嘛表示,即使他全面退休后,如果有必要,他还是会出来参与同北京的对话。达赖喇嘛强调,过去十年,与北京官员的对话是由藏人民选官员准备和决定的,然后他们来问他,他当然支持他们。过去十年主要的责任是由他们承担的。根据具体情况,如果藏人民选政府决定要通过他参加对话,他一定会继续承担这个使命。注意:在这里,达赖喇嘛谈到他在今后仍然可能继续承担与北京的对话,但是和过去有所不同。在过去,和北京对话是由流亡政府决定的,但事先要咨询他,要征得他的同意;今后和北京的对话也是由政府决定的,但无须再向他咨询和征得他认可,而是直接委任他去做这件事。达赖喇嘛说过,身为藏人,"只要有广大人民的信任和托付,我将永不会舍弃政教公众事务"。


(六)

以色列开国总理本?古里安说:"在以色列,为了当一个现实主义者,你必须相信奇迹。"

五十多年来,流亡藏人在民主建设上付出了巨大的努力。你只有知道他们的处境是多么艰难,你才能知道他们的成就是多么辉煌。


――李江琳推荐

胡少江:《环球时报》的“自我折磨”

2011-07-29

七月二十三日发生的中国高铁动车追尾事故发生之后,中国民众对铁道部以及中央政府在处理事件过程中所表现出来的傲慢无理和漠视生命的态度极 为愤慨,同时也对中央主要媒体在事故发生后对事故的低调处理进行了嘲讽和抨击。民众通过微博和其他网络手段迅速地发布信息、交流感受、互相安慰。应该说这是中国民众在网上发起的一场对中国的信息屏蔽制度的成功反击。


在这场民众自发的势头凶猛舆论互动中,绝大多数官方媒体都不敢公开地对抗民意。即使遭受到政府媒体管制的制约,一众官媒也不得不对事件发 生后的调查过程相继进行了一些跟踪报道,以平息民众的不满。但是,与主流社会舆论截然相对的是,一向标榜站在民族和人民的立场的《环球时报》却发表了一篇题为“高铁是中国必须经历的自我折磨”的社评。该篇社评公然地向网民们的愤怒泼凉水,为事故的责任者铁道部辩解甚至表功,为好大喜功的中国的政绩工程涂脂抹粉。

通篇评论没有一句对事件死难者的哀悼和对死难家属的安慰,执笔人对普通大众生命的冷漠让人一览无遗。更令人吃惊的是,评论的第一句 话就表明了其对事件责任者铁道部的同情甚至是赞美:“铁道部昨日就温州动车追尾事故道歉。这起事故再次把铁路系统推向舆论的风口浪尖。中国铁路处在走向世界领先水平的特殊阶段,又同时成为中国舆论批判兴起的‘试验靶标’”。不知道社评的执笔人是否知道受难者家属和社会大众对铁道部没有诚意的道歉并没有接 受?也不知道《环球时报》为何对铁道部在处理事件过程中草菅人命的态度只字不提?

评论花了不少笔墨来歌颂铁道部的功绩。除了提醒人们铁道 部将中国的铁路事业带入了 “走向世界领先水平的特殊阶段”之外,还赞美“从动车到高铁,铁路的快速进步为中国经济发展和社会的全面进步立下汗马之功”,歌颂铁道部是“在世界上第一 次全面领先的中国人的团队”。假如不是社评不得不偶尔提到的“动车追尾”、“温州事件”等字眼,人们还真会以为这是一篇在庆功会上表彰铁道部工作的颂词。

与对待铁道部的温柔态度相反,《环球时报》几乎没有保留地表达了对那些严厉批评铁道部的网民们和社会大众的反感。在社评执笔人的眼里,人们对铁道部在事故中 责任的追问成了没有分清“严厉问责和鼓励前进”的非理性行为;是向铁道部这个有功于中华民族的“在世界上第一次全面领先的中国人的团队抡起了一棍子打死的 大棒”;“形成了对铁路全行业职工过大的心理压力”;“是要把铁路的速度降下来,回到绿车皮的时代”。

这篇评论真正想讨好的并不只是铁道 部。这张一向反对自由民主的普世价值的报纸真正想要讨好的是它的宣传主管部门及其背后的集权制度。他们从民众的愤怒中感受到了人民要求解除新闻封锁、要求 知情权的呼声,也感受到了民众对中国的当政者好大喜功,拿人民的生命作为代价来彰显集权制度优越性的强烈不满。在他们看来,这些都是对现行政权的威胁。这 正是《环球时报》的主笔们的在这个时候迫不及待地发出这篇极为不得人心的社评的真正原因。

但是,这类马屁精们用教师爷的身份来教训民众的 时代正在终结。网络时代的民众、尤其是青年人早已经不把他们的主子放在眼里了,更何况这些专门靠拍马屁为生的奴才。只要这些奴才一露脸,便会遭到了迎头痛 击。《环球时报》的这篇社评所招致的民众的愤怒不仅是该份报纸所始料不及的,也是他们的主子所始料不及的。这回可真是拍马屁拍到马腿上了,搞不好会被主子 狠狠地踢上一脚。显然,真正需要并且正在进行“自我折磨”的,正是《环球时报》自己!


Copyright © 1998-2011 Radio Free Asia. All rights reserved.

温铁客:7.23和谐号脱轨

图为《新闻晨报》日前头版大图『动车追尾事故中飞出的一块“和谐号”铭牌』,作者为殷立勤


1921723,中共在上海成立;2011723和谐号脱轨。以重大灾难作为中共九十周年的“献礼”

 

723,和谐列车追尾;

 

723,和谐号脱轨。

 

这一天,暴雨雷鸣,

 

这一日世界真黑。

 

多少同胞生命同时停止;

 

快把罪恶埋藏,快让历史成灰。

 

谁是祸首,谁是罪魁?

 

拿几个小官去替罪,

 

天大的灾难让天背!

 

不对,不对,不对!

 

是谁?是谁?是谁?

 

铁道部就是脱轨的黑社会;

 

中宣部就是法西斯别动队;

 

脱轨的不只是这几节列车,

 

脱轨的是专制独裁的鬼魅党魁!

 

向着苏联的列车追尾,

 

带进了中世纪的奴隶社会:

 

六十年前离开人类正轨

 

已把民族正气全摧毁;

 

大跃进列车脱轨,

 

死去同胞四千万;

 

大革文化命,中华社会全面崩溃;

 

中国江河流的是百姓血泪,

 

中国大地处处是冤魂骨堆!

 

离轨列车落进黑暗深渊。

 

空前大悲剧竟不忏悔!

 

我们同胞死得太多太多,

 

冤魂要问这是谁之罪?

 

何时让国家列车走向正轨?

 

何日奔向自由民主新社会!

 

向着法西斯蒂开火,

 

让一切不民主的制度死亡吧,

 

让国家走向民主宪政,

 

不再把军队警察变成家丁土匪!

 

把我们与专制列车一同埋葬吧,

 

为了不再恐惧的子孙后辈!

 

723死难的烈士有多少万哪

 

为死者在中国大地立起丰碑!

 

只要让我们与专制制度殉葬,

 

我们死而无怨,死而无悔!

 

  2011724温州来稿

——读者推荐


2011年7月27日星期三

苦胆:“铁”肩坍道义


自夸最先进的中国高铁运行未几,却事故频发。这不,又出事故了,而且是特大恶性事故。723日晚八点多,从北京至福州的D301次与从杭州至福州的D3115次两列动车,在温州境内追尾相撞,造成4节车厢从高架桥上摔落,酿成惨案。出事的动车,叫“和谐号”。

 

不是一直嚷嚷“以人为本”吗?这幕惨剧究竟死了多少人,仅仅是三十几人吗?喉舌媒体在我心目中早已失去了它的的公信力,我宁可相信来自第一线的志愿者栾天在网上发布的消息:动车事故死亡人数多达一百七十九人。我估摸也许还不止。这个姓“�”的大部,竟然虚弱到连真实的遇难者人数及其详细名单都不敢如实向公众交待,莫非这也是“国家机密”?

 

令人愤慨的是,发生了这天大的惨祸,铁道部不是及时救人,不是及时调查和公布真相,反而心急火燎地派出施工队,拆解破损的车厢,粉碎车头,一并掩埋(见图)。铁的事实证明,车厢内还有生命迹象,还有待救的活人。为什么迫不及待地掩埋车体,这是第二次加害,也是在销毁证据。

 

尤为恶劣的是,铁道部发言人在新闻发布会上表示:温州动车追尾事故,是“雷击造成设备故障”所致。真是打雷引起的吗?把这一特大事故嫁祸于老天,够“雷”人的了。这般冒犯上天,实属罕见。

 

什么人性,什么良知,什么实事求是,什么负责任,什么全心全意为旅客服务,一概是骗人的鬼话。

 

作为中()国政府的一个重要系统——铁路系统,这些年腐败升级,诚信尽失,何谓“铁老大”,也许叫“铁捞大”更确切一些。铁道部拥有长长的贯穿四面八方的铁道线,可铁道部的主要官吏却缺失基本的道德底线。

 

可曾记得,明代嘉靖年间南京兵部员外郎中杨继盛曾有“铁肩担道义,辣手著文章”之名句,这“铁肩担道义”后来被形容为有志之士敢于匡扶正义,担负重大责任。如今的铁路系统,却是“铁”肩坍道义,黑手捞银两。道德、仁义在铁路系统与在其他地方一样,早就滑坡,早就坍塌了。

 

铁路系统之所以灾祸频仍,旅客生命财产得不到保障,这当然与铁道部官员自身的素质有关,而政企不分的计划模式的管理体制,则是灾祸的根子。再追根究底的话,与普世价值背道而驰的共产专制制度,则更是中国大陆灾难祸害不断的总根源。

 

铁路系统的建制带有半军事化性质,现在,这“�的纪律”一趟趟地被用来掩盖真相,被用来维稳了。铁道部高官一条邪道走到底,是�了心的。他们的无耻和丧失人性,正是中共的无耻和丧失人性的一个组成部分。


2011年7月26日星期二

姜维平:薄熙来感到了从未有过的政治危机

原题:薄熙来占据了"道德高地"?

越是临近中共十八大,政治舞台上的看点越多,这边企业家李俊刚惊爆了重庆打黑内幕,那边薄熙来就沉不住气了,继"蛋糕论"之后,又出新招数,720日至21日,他在中共重庆市委三届九次全委会上抛出了行动纲领,即所谓全会《决议》,但回望中共历史,作为一个地方官员,还没有这么洋洋洒洒的剑指中央的文本,不在于他的长篇大论,也不在于它的咄咄逼人,而在于他的欺世盗名,

薄熙来表示,重庆缩小差距、促进共同富裕不是在搞平均主义、吃"大锅饭"、走"回头路",越是把"蛋糕"分得好,就越能把"蛋糕"做得大、做得快,和谐不是管出来的,重庆要建设"道德高地"。听听这些动人的话语,如果只长耳朵,没心没肺的,感动得眼泪都成了瀑布,可是,想想我笔下与薄瓜瓜一样大的彭水县小学生王娅吧,想想奥迪哥吧,想想自我破腹治病的重庆农妇,想想一夜间四十亿的"大蛋糕"就没了的李俊吧!我们能相信他的谎言吗?

其实,共同富裕的目标早在邓小平时代就已经提出,问题是一党专制不可能制约各级官员的贪婪,薄熙来在大连当政八年,口口声声都是漂亮言辞,但他通过谷开来创办的律师所,不仅夺走了大连最大的"蛋糕",而且还争得了分蛋糕公平的好名声,大连新闻界知情者却心里清楚:薄熙来是个手段高明的骗子,他的家人巧取豪夺的财富不会少于十亿元,他的死党们囊括了大连基建公程,房地产开发,海外招商,融资咨询等各个领域的绝大部分的生意,连他的秘书车某,吴某,司机王某等人没有一个不经商发财的,总之,那个时候,薄熙来不需要"道德高地",而是占据"金钱高地","权力高地","美女高地",颇有一点傲视群雄的气势,这是因为薄一波还健在,江泽民见到他父亲像孙子似的,言听计从,中纪委算个啥?所以,他不必讲什么"道德高地"!

如今,薄熙来感到了从未有过的政治危机,胡锦涛,温家宝和李克强"三驾马车"直奔地向前驶去,虽有老态龙钟的江泽民拖后腿,但也难以挽回太子党的败局,他知道随着夏德仁的调离,唐军新任大连市委书记,温家宝的辽宁之行,他被中共以贪腐之名抛弃在历史的路边的时候逼近了,所以,必须嘴出惊人之语,顺应社情民意,搞出一点新花样,才能抓住救命的稻草,于是,上述的《决议》就出笼了。薄熙来用尽了"锦涛同志"似的甜言蜜语,冠冕堂皇地说,共同富裕是一个很大、很难的题目。现在,把经济规模做大的榜样很多,但缩小三个差距、实现共同富裕,还没有现成的经验可学。"中国搞资本主义行不通,只有搞社会主义,实现共同富裕社会,才能稳定,才能发展。"30年后再来复习小平同志的讲话,真感其高瞻远瞩,通观全局,讲问题入木三分!

薄熙来深知借助钟馗打鬼的重要性,先是用尽用绝了毛泽东,让红歌唱哑了丧母长者的嗓子,唤醒了年轻的植物人,洗涤了罪犯的心灵,但一阵群发的"红色短信",却把张春江送进了监狱,这令他不寒而栗,特别是唱红"逼宫"失败之后,碰得头破血流,不得不又换一招,把邓小平抬了出来,但他回避了一个最根本的问题:不是民选的领导人,他怎么能公平地给人民分蛋糕?三十年前邓小平没分好蛋糕,因为他没有制度变革的勇气,如今,薄熙来想偷梁换柱,不动制度大厦,把自身标榜成公平分蛋糕的人,谁能相信他胜过邓小平?试问:薄熙来为什么不在重庆党报上公布个人财产,为什么不把薄瓜瓜从美国召回与农民"三同"?为什么不早年就限制谷律师干预大连司法?为什么不把留在大连的上千万的房产,分给重庆和大连老百姓?

薄熙来大言不惭地说,当前,共同富裕已成为社会关注的焦点,万众关注、众目睽睽。可以说,上有中央明令,下有百姓渴望;前有领袖的预言,后有"两极分化"的风险;而我们既有一定的工作基础,又有不进则退、不治则乱的压力。绝不能只是少数人百万、千万地发家暴富,而工农大众却没份儿!。。。。。。所以,我们一定要下决心打好这个攻坚战!

可是,薄熙来真的会杀富济贫吗?我们不听空话,只看行动和事实,从近期流亡海外的亿万富豪李俊的遭遇看,他把民营企业的财产抢夺之后,并未分配给穷人,而是给了成都军区,满足了张海洋的要求,也中饱了某些人贪婪的私囊,由李俊出具的证据显示,不是李俊没有信守合同,而是成都军区有关方面违约,即便双方有合同纠纷,也应当诉诸于法院,但薄熙来胆大包天地把民事案件变成了刑事案件,以抓人施压的卑劣手法,达到了疯狂侵占4000多万元的目的,其用意是取悦于张海洋,再让张等军界要人给胡锦涛施压,使其挤进中南海的核心领导层,试问:这是为了缩小贫富差别吗?这是杀富济贫吗?这是为了共同富裕吗?原来他是在愚弄百姓,强奸民意,暗渡陈仓,为了保住自己的权力!

无怪乎有一位慧眼识金的网友在"多维网"留言说,道德高地?薄熙来抛弃前妻,军医李宜宇,还未办离婚就跟谷开来怀上了薄瓜瓜,婚外情,破坏军婚,这叫道德高地?唱了红,唱红就占领了道德高地?。。。。。。这薄熙来唱红的背后是什么名堂,现在一步步在深入表演着!再表演也是大流氓一个!

在笔者看来,这位网友言辞激愤了一点,用词也不太文雅,看来他还比较了解薄熙来,我认为,古人云"一叶知秋",从他"小道德"上的品质缺欠,透视他的政治上的"大道德"的丑陋表演,我们可以肯定地说,虽然他把自己想象和塑造成"道德高地"上的英雄,并声嘶力竭地试图喊出"舍我其谁也",但他绕不过李庄案,方洪案,更绕不过李俊案,这些活生生的事实,结成了有力的臂膀,把他无情地推进了名誉扫地的山谷!他成了"一坨屎!"

2011726日于多伦多梅西学院。

梁京:还债时代的政治领导危机

2011-07-26

上周末,美国舆论关注的焦点无疑是美国联邦政府债务上限谈判破裂,而中国舆论的焦点则是发生在温州的动车追尾特大事故。两个事件毫不相干,却有一个相同点,那就是它们都激起舆论对当权政治领导人更加强烈的不满。


在美国,批评政治领导人虽然是家常便饭,但这一次美国人对政治领导人的不满和失望可以说达到一个罕见的程度。根据美国财政部声明,到今年 5月16日,美国联邦政府已达法定的14.29万亿美元公共债务上限,如果国会不能在8月2日前提高公共债务上限,美国将面临债务违约。果真如此,就会导 致美国融资成本全面上升,对疲软的美国经济和顽固的高失业带来灾难性后果。时间如此紧迫,但奥巴马和共和党领导人几轮谈判,还是无法就美国在未来十年如何 削减支出达成一揽子协议,而提高公共债务上限本来是这一协议的组成部分。这就是说,美国政治领导人为了各自的政治利益,竟然让整个国家和全体人民承受极大 的风险。美国人岂能不对此愤怒。
   
这件事肯定给中国当权精英们一个嘲笑美国民主制度的机会。但事实是,美国人寅吃卯粮过头了不得不 进入一个还债时代,赶上这个时代的政治领导人再不情愿,民主与法治都要迫使他们担当责任。人都有逃避责任的自利本能,但正是美国的民主与法治,迫使美国的 政治领导人不得不面对过去不负责任的政策造成的后果。美国政治领导的危机就是在这种情况下发生的。他们现在必须作出非常困难的决策,这不仅会伤及众人的既 得利益,也必然会伤及自己的政治利益。但他们别无选择,若拖过法律设置的界限,就等于政治自杀。

中国其实也进入了一个还债时代。中国“经 济崛起”不仅欠下巨额显性的公共债务,更欠下无法估量的隐性债务。中国当局一直引以自豪的高铁工程,就是一个经典的例子。这个巨大的项目是在刘志军这样毫 无廉耻、品行恶劣的官员领导下进行的,胡温对此并非不知情。当权者只能以一种侥幸的心态,希望自己任内不出大事。最近高铁接连发生重大事故,证明了人们最 坏的猜想,这个耗资数万亿的工程,将成为中国经济的一个沉重负担。

对比美国与中国最近的政治博弈,不难看到有限任期制,反而在某种意义上 加剧了政治领导危机。在美国方面,共和党和民主党都盯著明年的大选,为了让本党和本人在明年处于有利威势,不惜让整个国家面对更大的风险。在中国方面,情 况更糟糕,即将离任的胡温,已经完全不顾长远,一切决策都围绕著短期稳定的方针,把越来越大的风险留给后任。

在这种政治气氛下,中国弥漫 著一种普遍的焦躁和不安。人们感到要出大事,但又不可能知道什么时间、会出什么样的大事。领导人自己似乎也开始乱了方寸。温家宝最近竟然愚蠢地宣布,几个 月内猪肉价格会降下来。此言一出,养猪的人马上就不多养了。温家宝此举有可能加剧而不是缓解中国已经相当危险的通胀压力。

美中两国的“还债时代”是一个政策方向大转变的时代,是对前一发展时期累计的问题和偏差进行清算和“矫枉”的时代。这种大转向带来的领导危机将催生一代什么样的新政治领导人,不仅对两国今后的命运,而且对全世界都关系重大。

美国的政治领导危机已经让更多人对奥巴马的领导能力产生了疑问。不过,即使奥巴马把事情搞砸了,即使美国出现更严重的经济危机,美国的基本制度不会变,美国也不愁没有优秀的领导人涌现。美国人更不必为自己身家性命的安全操心。

中 国则不同了。从最近重庆和广东“两种蛋糕论”之争来看,“还债时代”的政治领导危机似乎仅给薄熙来一人带来更大机会。现在,公平分配的旗帜似乎成了薄熙来 一人的旗帜,汪洋竟然不敢去争这个旗。鉴于中国向穷人还债的大趋势不可阻挡,中国政治领导危机的这种发展正在让许多人深感不安。因为他们无从知道,借著 “公平分配”的大旗而得势的薄熙来,究竟会对自己和中国的未来意味著什么?

http://www.newcenturynews.com/Article/china/201107/20110725090736.html

http://opinion.nfdaily.cn/content/2011-07/22/content_27040831.htm

余英时:中国模式的实质等于一群强盗把中国抓在手上……

(原题:中国模式的实质)
2011-07-25

什么叫“中国模式”?就是共产党在一党专政之下,能够发展中国的经济,而且发展得那么好、那么快、规模那么大,没有看见过的一种方式,现在他们就叫它“中国模式”。


我们还有一个发现,就是这几年来,所谓新左派的人,讲这些新马克思主义名词的文章、或者是后现代的文章,在暗示毛泽东之所以值得歌颂,毛泽 东领导的、甚至文化大革命,都值得回顾,就是因为用它这个政治的活动方式,把中国真正的主权紧紧建立起来了;在这个主权基础上,然后就可以发展现在的经 济,所以这也是另外一个方式讲所谓中国模式。

中国模式如果照共产党的解释,当然就是一党专政。这个党又正确、又光明、又伟大,所以它能够 今天把经济搞起来。用邓小平的话,“让一部分人先富起来”,而且中国现在好像是在经济方面,在世界上几乎跑得最快的。今年的成长率降低了,官方也称之为 “软着陆”,这样不但帮助中国,也帮助全世界,这是共产党现在在报纸上吹牛吹得很多的东西。

事实上,如果拿这个东西用另外一种语言说出 来,这个模式一点不新。《纽约时报》文章讨论中国做法,称“市场的列宁主义”。事实上列宁主义就是一党专政,我们记得在中国从1949年共产党建立它的政 权开始,就是斯大林模式,所以中国一切的所作所为都是仿效苏联的模式,这是大家今天已经公认的东西了,这个模式到今天其实还是存在的。

毛 泽东死了以后,邓小平倒是做了一件好事,就是要在经济上放松。所以我始终认为,经济放松就是他所说的“让一部分人先富起来”,“不管是白猫、黑猫,捉到耗 子 就是好猫”。那“捉到耗子”现在就变成发财,怎么能赚到钱了,怎么使国家富起来、或者是老百姓富起来,这个就是邓小平的口号。

可是事实上我已经一再讲过,共产党从来在政治上没有放松过、没有自由过,所以使列宁主义、或者斯大林主义还继续存在。另外一方面就是经济的放松,也是有限度。放松是放松了,但是没有放手,共产党还是抓在手上。

所以,你今天可以看出来共产党的中国模式,因为它的党把整个经济控制在手。最近大家报道的中国有129家最大的国营企业,无论是钢铁、还是什么别的都不相干,主要是这129家就企业控制了所有的市场。所以我们叫它“权贵资本主义”,赵紫阳生前也看到这个名词、也同意了。

所以,可见这是一个特殊的人群把中国抓在手上,这个组织就是它的党,而这个党控制了所有的资源在手。它为什么能发展起来,确实是跟它一党专政有关。这个一党专政,不是普通的一党专政,也不只限于政治,这是叫做集权、全权、极权主义的控制。

所谓全权、集权,就是把所有中国国家的资源、包括土地,都抓在它自己、它党的手上。所以老百姓因为它发展占了他(她)农村的土地,把农村的土地变成开工厂;开工厂又破坏了自然环境、又损害人的健康,种种罪恶,都是因为各地方的党都要发展自己的经济。

发 展,谁来发财?当然是党员。所以,党员在这里面就变成大公司的人员了、大公司董事了。所以,事实上最富起来的一部分人,就是共产党的党员、跟他(她)的家 属、亲戚之类的,都参加在这个里面。你可以看现在高干家庭,无论是他的夫人、还是他的子女,都是做生意的,都是由生意的名义挂在手上的。所以这些人把中国 财产全部抓在手上,跟外国人做生意、引诱外国人来投资,他不可能不发财。这是从前没有走过的路,也可以说是一个新的现象,但是不能成其为模式,因为没有一 个国家能够照这个模式去做。

最主要的就是一党专政,最后一定是跟全国自己的老百姓为敌,这已经摆在这里了。中国抗议的事件,集体抗议、跟地方军警起冲突的,每年都是10几万以上、甚至还多,这个数字我们没办法完全了解,不过从官方报道的都是十几万以上。

一 个说法就是“国富民穷”,确实是如此的。这个“国”也不是真正的全国的“国”,而是一个党控制的。从个人方面说,就是许多掌握大权的党员,个个都富起来、 个个都有机会掌握国营企业。真正的富人,私人的、靠自由市场竞争而起来的企业家,那就是我们所说的真正的中产阶级,反而不见。所以在共产党这个制度之下, 光有钱而没有权,是不能够成为安全保障的;钱在后面还有一个权支持你,这个你才可以是站得住。

所以,这样一个情况、一个模式,事实上就 是等于一群强盗把中国抓在手上,他们都发财了。可是我们要看它是不是建立一个次序,这个次序指的就恰恰相反了。我们所看到的事实上是老百姓反抗之意识是非 常明显,尤其在最近两年。刘晓波得诺贝尔奖紧张起来,然后又是茉莉花革命,像北非、像中东专政政权一个个都倒塌;本 来也是模式的,现在这个模式成问题了。所以,共产党的模式显然也是岌岌可危,因此才有维权的经费超过国防的经费。在这种情况之下,共产党是非常恐惧的。

总而言之,绝大多数的人不但不好,而且没有希望改善。我们看四川的地震,老百姓到现在还是在那里叫苦连天、受到镇压。所以在这个情况之下,要谈中国模式,我觉得是非常可笑的一件事。


(文章只代表特约评论员个人的立场和观点)
(根据录音整理,未经作者审校)

Copyright © 1998-2011 Radio Free Asia. All rights reserved

韩寒:脱节的国度

图为韩寒http://www.mdnphoto.com/blog/2011/07/02/the-new-yorker-han-han-profile-chinas-bad-boy-blogger/

你一直问,他们何以如此的丧心病狂,
他们却觉得自己已经非常的克制忍让。

你一直问,他们何以如此的颠倒黑白,他们却觉得自己已经非常的公正坦率。

你一直问,他们何以如此的包庇凶手,他们却觉得自己已经非常的愧对炮友。

你一直问,他们何以如此的掩盖真相,他们却觉得自己已经非常的透明开放。

你一直问,他们何以如此的生活腐化,他们却觉得自己已经非常的艰苦朴素。

你一直问,他们何以如此的骄横傲慢,他们却觉得自己已经非常的姿态低下。

 

你觉得自己很委屈,他们也觉得自己很委屈,他们认为,在清政府的统治下,老百姓连电视机都看不上,现在电视机已经走进了千家万户,这是多大的进步。

 

他们觉得,我们建了这个,我们建了那个,你别管过程中发生了什么,也别管这是给谁献礼,至少你用到了吧。你以前从上海到北京火车要一天一夜,现在只要不被雷劈,五个小时就到了,你为何不感激,为何充满了质疑?

 

偶然发生一个安全事故,中央最高领导都已经表示了关心,我还派人来回答你们记者的问题,原来赔17万,现在赔50万,甚至撤职了一个兄弟,事情都做到这份上了,你们为什么还抓着一些细节不放呢,你们的思想怎么反而就这样不开放呢?你们的大局观都去哪里了呢?为什么要我谢罪呢,我又没犯罪,这是发展的代价。迅速处理尸体是我们的惯例,早签字多发奖金,晚签字少拿赔偿,这是我们的兄弟部门在强拆工作中被证明了行之有效的手段。掩埋车厢的确是当时一个糊涂做出的一个决定,况且是上头叫我们这么做的。因为上头觉得任何可能引发的麻烦都是可以就地掩埋的。错就错在大白天就开始施工,洞挖太大,而且没有和宣传部门沟通好,现场的摄影记者也没有全控制住,准备工作比较仓促。这次事故最大的教训就是以后在就地掩埋的时候还是要考虑到物体的体积和工作的保密。还是低估了。

 

他们认为,总体来说,这次的救援是成功的,及时的。调度合理,统筹规范,善后满意。唯一的遗憾是在舆论上有点失控,他们觉得这就不是我们的责任了,舆论不归我们管。

 

他们认为,从大的来说,我们举办了奥运会,我们取消了农业税,这些你们不赞美,老是抓住一些细枝末节的东西,这是什么居心。我们本可以在政治上比朝鲜更紧,在经济上比苏丹更穷,在治国上比红色高棉更狠,因为我们拥有比他们更多的军队,但是我们没有那么做,你们不感恩,却要我们谢罪,我们觉得很委屈。这个社会里,有产者,无产者,有权者,无权者,每个人都觉得自己很委屈。一个所有人都觉得委屈的国家,各个阶层都已经互相脱节了,这个庞大的国家各种组成的部分依靠惯性各顾各的滑行着,如果再无改革,脱节事小,脱轨难救。

 

国家为什么不进步,是因为他们中的很多人一直在用毛泽东斯大林时代的他们来衡量自己,所以他们永远觉得自己太委屈了,太开明了,太公正了,太仁慈了,太低姿态了,太不容易了。他们将科技裹着时代向前走的步伐当成了自己主动开放的幻象,于是你越批评他,他越渴望极权,你越搞毛他,他越怀念毛。

 

有一个国家机器朋友对我说,你们就是不知足,你这样的文人,要是搁在四十年前,你就被枪毙了,你说这个时代,是进步了还是退步了。

我说,你们就是不知足,你这样的观点,要是搁在九十年前,早就被人笑死了,你说这个时代,他到底是进步了还是。

 

——网友推荐



2011年7月25日星期一

朱学渊评邓文迪的功夫……(附陈维健、韩寒文)

学渊评:为邓文迪的功夫,中国人一片喝彩声,中国人打外国人,打得身手矫健,没得还手,因此激扬了民族意气。但是如此了得的“粤婆”,本该是留中国传种的,却嫁与一个衰衰的“澳老”,让举国男儿沦为“洋人的小舅子”,这番喝彩也就成了“舅子的喝彩”的娱乐话题了。我也只是凑凑笑话而已。但是中国人的“民族意识”确实是很有问题的,几年前在“维基百科”上读到“贝都因人”,那是一个意识非常落后,内斗不息的阿拉伯游牧部落,他们的是非准则是“血缘”;而同血缘的并非不斗,而是按“亲疏”来斗,亲兄弟之斗可以让与表兄弟之斗;同姓之斗让与异姓之斗,内部斗争让与民族斗争,先完成优先的“外斗”,再完成次优的“内斗”……贝都因人就是“一致对外”的中华民族的一个缩微模型,也是中国共产党的行为模式,它总是把最残酷的党内斗争留到最后的。

 

陈维健:从邓文迪“武打”看中国女人

 

传媒巨子默多克的妻子邓文迪,在英国下议员“世界新闻报”丑闻质询会上,纵身一跳,以一个高强度的“扣球”动作,一巴掌打在希图以剃须膏泡沫羞辱默多克的喜剧演员若尼・马布尔斯脸上(见新世纪配发美联社图片,邓文迪着粉红上装)。这个镜头在电视新闻播出后,世界为之哗然,这是多少年来所没有的顶呱呱的好新闻。历来是英雄救美女,今天却是美女救英雄,应了西方“狗咬人不是新闻,人咬狗才是新闻”之说。为之国际媒体表现出来的兴奋也是多年来少见的,有媒体把邓文迪比作“霹雳娇娃”,有的说邓文迪的的动作赶得上橄榄球明星,美国著名电视主持人Katie Couric也在推特上称邓文迪给“虎妈”赋予了新的含义。

 

邓文迪出身在中国,生长在中国,也是虎妈教育长大的孩子,是一个

地地道道的中国女子,他的纵身一跳,猛然一击,给中国带来了巨大

的兴奋。中国主要媒体--新华社、中新社、人民日报、英文的中国日

报都有图文并茂的详细报导,中国网民的兴奋与喝彩则比当年中国女

排荣获世界冠军还要强烈。在博客上一夜之间出现几十万条赞扬邓文

迪飞身挥掌的帖子。他们以邓文迪娘家人的身份感到自豪,有的说邓

文迪一击,让世界重新看待中国人。邓文迪一击,如同猛虎出山,比

中国的航母出海还要来得厉害。毫无疑问邓文迪在中国人的心目中,

成了为中国争了面子的形象大使。但是这是什么样的形象呢?西方媒

体正是以“母老虎”来评论邓文迪,西方媒体在为其喝彩的同时,也

不无戏弄与调侃。女性无论是在西方还是在东方,她们的形象永远是

温柔与典雅,特别是中国传统女性更是委婉贤惠知书达理的,现在邓

文迪在大庭广众之下,来一个排球的伸手,武术的招数,这一拙“护

夫”出演的实在是大跌眼镜,让议院庭上一干绅士淑女,张着嘴半天

回不过气来。有人说邓文迪的“武打”是护夫心切,不管怎么说默多

克确实娶了一个好老婆,但是今天邓文迪的“武打”动作,有一天他

们俩夫妻不和,也许就扣到默多克的老脸上来了。有人说邓文迪这个

武打动作,挽回了默多克的传媒帝国。不可讳言,邓文迪小姐确实伸

手不凡,即使训练有素保镖也难以企及。但是也让全世界都看到了传

媒帝国的这对掌门人,一个是小丑无赖,一个是小三打手。默多克虽

然是世界媒体巨子,但是其经营作风却象没有任何道德操守的小报,

干的是鸡鸣狗盗的行当:对失踪后被谋杀的少女米莉、伦敦77爆炸

案的受害者家属、以及其他一些谋杀、强奸案受害者进行窍听、跟

踪、爆料,这些受害者成了他们再次加害的对象。这个传媒帝国打着

新闻自由的晃子肆无忌惮,不择手段地干着罪恶的勾当。其经营方式
如此,经营思想也完全没有理念可言,为了在中国开展业务,他可以

命令其旗下的卫星系统停止传播BBC在中国的播出,隔断中国民众获

取信息的权利。在这个世界上各行各业都有垄断,而最坏的垄断就是

媒体的垄断,其它行业的垄断,最多是让顾客买东西多花了钱,而媒

体垄断却左右了人们的思想,阻断了人们获得不同的信息来源,其对

社会造成恐怖的程度不下于恐怖份子的袭击。默多克传媒帝国的丑

闻,是新闻的耻辱,是业界的败类,如果一任默多克的帝国随意发展

下去,那么西方社会的新闻就会如同中共垄断下的新闻一样危害社

会。

 

西方传媒为邓小姐“护夫”喝彩,表明西方的媒体已经感染了默多克

帝国的经营作风,在他们看来“红肿之处艳若桃李,溃烂之中美如奶

酪”,把一个娘子的“武打”炒作成一个世界头号新闻,且爱怜相

加,这既是格调低下的炒作,更是是非不分的堕落。而中国新闻为邓

小姐喝彩,表明了中共政权六十年,共产文化培养出来的女性已失去

了端庄,失去娴淑,失去雍容,失去了优雅,已是温柔不再,成了

“不爱红装爱武装”的武夫人,母老虎。邓文迪的武打形象不是中国

女性的骄傲,而是中国女性的悲哀。须知真正的中国女性在与丈夫举

案齐眉的同时是相夫教子,以中国女性的敦厚与善良,是不会认同丈

夫去干那种鸡鸣狗盗的勾当的,而以其优雅即使丈夫受到他人袭击与

羞辱时,她会从怀里掏出一块香喷喷的纸巾来,抱着丈夫的头,轻轻

地为他擦干脸上的污迹,然后对袭击者用愠而不怒的细声软语说,你

不可以这样对待一个老人的,有话好说嘛。如果邓小姐当真如此,必

定会“妙杀”英国议会,迎来真正的掌声与喝彩。

 

・・・・・・・・・

 

韩寒:我亲爱的祖国,请你不要继续堕落了!

 

我的祖国已经越来越显现出浮躁,狂热,悲哀,迷茫的气息。社会在

财富的迅速积累下,糜烂与堕落,国富民衰的迹象越来越明显,各级

政府处处想着与民争利,社会两极分化异常严重。富人们肆无忌惮的

忘乎所以,穷人们走投无路般的苟延残喘,青年人的思想在社会的约

束中扼杀,中年人的幸福被居高不下的房价击碎,老年人的健康被日

益污染的环境毁灭。学术界一潭死水,文化界死水一潭,政治界腐败

堕落,娱乐界本着娱乐至死的精神,麻痹所有还有一丝想要抗争与改

变的人们,所有中国人都在争骗抢夺,生怕自己被别人挤下去。高油

价,高房价,与民争利的地方政府绑架了整个中国的向前发展,弱小

的人民只有在网上穿着马甲,搞笑娱乐,无奈自嘲,解构雷人。这便

是如今国家最大的可悲。看似表面的欢声笑语一团和气掩盖着深深的

悲哀。看似繁荣向上的祖国,却处处充满了不可预测的危机。作为一

名普通的中国年轻人,我担心未来的国家会像虚幻的巴比伦之城一样

在顷刻间坍塌毁灭。所以,我亲爱的祖国,请你不要继续堕落了。

二○○四年左右是中国人的集体幸福年代,那时物价尚低,人民收入

稳中有升,食堂半勺肉菜一块二毛五,93汽油二块二毛三,伊利芦荟

味酸奶也曾经一块五毛,北京三环以内房价才万元不到,个税起征点

调到二千元。但之后随着二○○七年的猪肉上涨,中国物价就像坐云

霄飞车一样,直奔九天。至今的三年时间里,各类物价至少上涨30%

而此时,中国人的平均工资并没有上涨30%,更有大学生毕业那天我们

一起失业,每个月挣 一千元不到,在大城市中贷款租房,贷款买公交

月票,死死挣扎在生活底线的边缘。不是我们不去心怀理想,而是这

个社会不允许我们心怀理想。傻.逼脑残超级不反应中国社会现状的

《一起去看流星雨》没有被封杀,反而是打动感动每个80后,反应房

价居高不下的《蜗居》准备开始封杀了。说什么,剧中言语不符合社

会主义精神文明建设!我就不明白了,大家都是成年人,又不是释迦

摩尼,谁没看过A.片,谁没有过圈圈叉叉,谁心里没想过这个那个。

要知道孔夫子也是有儿有女的。说明什么?说明孔子也是被激情燃烧

过的...

亲爱的广电总局,把好片子好电影禁播后,留下一群毫无内涵的文化

垃圾,污染已经被严重污染的祖国花朵…山西黑砖窑,陕西华南虎,

云南躲猫猫,贵州俯卧撑,湖北捞尸船,湖南小白宫,重庆黑社会,

杭州欺实马,北京圈地运动,上海钓鱼执法,广州飞车抢劫,纵观中

国天下,社会已经浑成了这样,广电总局还管什么“马上回去给你吃

棒棒糖。”吃怎么了,草莓口味,香草口味的又怎么了!都当婊子好

多年了,还立什么精神文明大牌坊。

说罢总局,让我们看看令人蛋疼的中国油价。中石化中石油近两年的

行径已经失信于整个国人。有几十亿美金投资非洲南美的油田,有几

千万人民币装修自己公司的大吊灯,就不知道体谅百姓们的苦衷。去

年国际油价最高的时候,美国油价四美元一加仑,中国油价6块钱一

升。后来国际油价暴跌,美国油价二美元一加仑,中国油价6块钱一

升。最近国际油价略有升高,美国油价是2.5美元一加仑,中国油价

竟一口气冲破了六块钱。说什么与国际接轨,中国油价压根涨上去就

没落下过来。偶尔落下来,又迅速涨回去!中石油股票就圈了亿万中

国人的钱,油价又抢了亿万中国人的钱,最近天然气还要逼宫涨价。

还说什么民族企业要支持。要不是垄断经营,谁他娘的支持这么不善

良这么贪婪的中国企业。美国企业想着社会责任,信誉形象,回报民

众,持续发展。中国国有企业就想着千方百计的从老百姓里抢钱,牌

子大的大抢,牌子小的小抢。后来中石化有人站出来辟谣,其实吧,

我们屋里的大吊灯没有花一千万,你们实在是误解毫不利己,专门利

人的国有企业了,我们很疼很受伤,这个吊灯也就值八百万……

对于这些善良的中国大企业,我已经无话可说,让我们看看更令人蛋

疼的中国房价。最近看到一篇文章谈论如今中国疯狂的房价,确实不

能不让人担忧。原来,中国的房地产业已经把地方政府、国家经济及

民众利益捆绑在一起,要挟着整个中国内地经济。国务院发展研究中

心宏观经济研究部部长余斌近日表示,房地产业占到GDP6.6%和四

分之一投资,直接相关产业达六十个,已成为中国经济的直接命脉。

一旦房地产市场出现大的波动,现阶段依靠房地产发展生产的几十个

行业,如钢筋水泥生产商等,还有那些投资房地产业的大中型企业都

将受到无法估量的损失,甚至可能因为大量资金的丧失,让失血严重

的中国实体经济崩溃。更重要的是那些给房地产业巨量信贷的银行将

陷入数以万亿计的坏账、死账当中,对中国金融业造成毁灭性的打

击。

美国一套房子的平均售价是二十到三十万美元,大约是一百多万人民
币,而且美国所指的这些房子都是国内所说的的上下两层带车库的别

墅(House)。但京沪深三市,随便50-60平米的小户型,一百好几十

万就跟说着玩一样。中国虽然二○一二还要拯救地球,但是谁都知

道,如今的中国没有超过美国的经济实力,更没有美国完善的社会保

障,以百姓硬性需求的房屋当做国家经济前进的动力,危险系数实在

太高了。美国人平均工资 2000-3000美金,人家攒钱买20万美金的房

子。我们中国人平均工资2000-3000人民币,我们也攒钱买20万美金

的房子。这个比较大家很容易看清楚了吧。

换种说法,中国房价现在不能跌,因为一旦跌了,政府、银行、各大

企业都会遭受重大的损失。政府从中牟利是不容否认的。所以,如果

与民争利的政府利益不能被侵害,只能牺牲老百姓的利益了。房价2

万块一平米,一个月2500元的工资都不够被中国移动、中国石油抢

的,喝着毒牛奶,吃着注水肉,去餐馆点盘凉菜花个百八十,去医院

看个感冒花个百八千,孩子上幼儿园还要每个月交3000元的赞助费,

这要省吃俭用到何年何月才能买得起一套房子啊!中国企业还有一点

是非常抢钱的,虽然如今人民币兑美元是6.81,但是中国引进的所

有美国商品物价,全都是按照81换算计价的。中国百姓一点也没

有享受人民币升值带来的那一丝好处。而且政府近期还要计划征收企

业发放给员工的生活补贴费。使本来就捉襟见肘的青年人,生活更加

艰辛。

最近看CNN,发现美国人一报道国内,就是美国经济水生火热,无数美

国人挣扎在生活底线,早上五点出去上班,晚上十点下班,要养三个

孩子。爷爷都七十岁了,还天天扫大街,不能退休,因为跟股市挂钩

的养老金全都跌光了,房子没有了,他只能住在清洁车上,怎一个惨

字了得。但是CNN一报道中国,就是中国内地富豪采购团又在香港置

地,买高档用品。因为中国最有能力的消费阶层年龄偏低,外国都是

四十七岁左右,而中国大约只有 三十五岁左右。(外国靠奋斗,中国

靠继承)所以国外的奢侈品牌都改变自己的营销策略,设计符合年轻

富豪审美的商品。CNN接着报道中国北京、上海某地举办超级跑车大

赛,这些高档跑车,在中国的售价都比国外高上二到三倍,但中国富

豪们还是蜂拥而至的前来购买。炫富的程度一点不逊于中国魏晋南北

朝时期的士族阶级。这可把欧洲美国的奢侈品公司高兴坏了,因为中

国富人为他们濒临破产的公司全部买单。看到这些新闻,我作为一个

中国人一点喜悦之感都没有,只有深深的悲哀。

社会脏了,人心散了,大家就像参加最后的狂欢一样,在不知不觉中

娱乐至死。娱乐新闻就是貌美大明星嫁了才俊大富豪,大富豪家有车

有房有奶,买一个包包要花多少钱,一群珠光宝气的傻大姐参加什么

慈善晚会,去什么高档会所,又走光露点了。学术新闻就是某某教授

抄袭了,剽窃了,潜规则了,被人砍了。政治新闻就是祖国很牛很强

大,人民很好很幸福。经济新闻就是股市有望触底反弹,房价继续稳

中有升。原来,我们中国人的自信心就建立在这些虚妄的空中楼阁之

上,一点科技含量也没有。跑车、别墅、明星、流星雨、嫁豪门,大

众媒体的导向让中国人都去向钱看齐,还有谁去思考如何建设一个人

心向上的中国社会。

人无远虑,必有近忧。生于忧患,而死于安乐。得民心者得天下。中

国,请你擦亮双眼!不要被短期的利益,西方国家的恶意吹捧,虚假

的繁荣所蒙蔽,其实百姓们的生活还是辛苦的,他们劳累的心灵还是

需要被温暖的。亲爱的祖国!我真想改变些什么,改变这即将堕落的

人心,改变这只为名利钱财而运转的社会。但是我无能为力,国家都

混乱了,我们个人生活得再好又能怎样呢?想想《乔家大院》的最后

结局,乔致庸最终实现了他天下通银的梦想,但这是靠乔家给各地官

府运送耻辱的“庚子赔款”来实现的,这叫发国难财。所以,我们个

人的奋斗要和国家的前进融合在一起才行。国不幸,家不幸,人不

幸。只有中国的大环境充满希望,我们每个中国人才能真正的看到希

望。这不是用娱乐搞笑来麻痹自己,而是勇敢追求我们应得的幸福。

国际社会如何捧我们,说我们蓬勃发展不重要,关键是我们自己是否

感觉幸福的像花儿一样。日本快速发展后的迅速衰落,值得所有国人

警惕。

我是一只不招人喜欢的流浪之猫,我可以选择默默消失在人群,喝得

醉生梦死,绝尘而去。但是我的祖国,你不能!因为你寄托了十三亿

人的希望!你不应该让你的人民绝望哭泣,为了房价油价艰难的活在

这个不公平的世间!恶性竞争,相互猜忌,急功近利,炫富自大,冷

酷无情,心无大爱,这不是一个负责任的大国国民应该做的事情。

“娱乐至死”伤害的只是我们那颗本来纯洁而又充满希望的内心。不

是满声牢骚,杞人忧天,只是已到危机之时。我们能够做的唯有认清

现实。”


该小工具中存在错误

页面

PageRank Display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