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Followers

2007年11月20日星期二

林保华:十七大“青红帮”的互动

十月月二十二日,中共中央总书记胡锦涛和中央政治局常委吴邦国、温家宝、贾庆林、李长春、习近平、李克强、贺国强、周永康在北京人民大会堂与中外记者见 面。新华社报导“他们面带微笑,神采奕奕”,但是,胡锦涛与李克强在微笑中带着那么一些苦涩,因为这与他们原来的目标有相当大的落差。根据多项资讯的综合 来看,今年七月底八月初的北戴河会议上,胡锦涛请来多位“婆婆”向江泽民施压,取得比较有利于胡锦涛的人事安排,但是九月下旬的政治局会议期间,上海帮的 江泽民突然向共青团派的胡锦涛施暴,由于政治局及常委里多原来江帮人马,胡锦涛惨遭沾污后,在新一届中央委员会里诞生“两贾”畸形儿。

“贾府”当道,胡锦涛窝囊

这里面最大的变化除了是“储君”由李克强变为习近平外,就是江帮贾庆林与李长春继续留任。习的冒升还有其理由,贾庆林的留任,则是胡锦涛的惨败,因为贾庆 林不但是被通缉的大走私犯赖昌星在福建发迹的后台,更是奉江泽民指令接管北京,形成更大的贪腐集团。贾庆林留任的理由是对台工作的需要。的确,贾大黑金深 谙“黑金统战”的奥秘,亲自出席几次“联共制台”的国共论坛,统住台湾黑金。在台湾民众“入联”意识日益高涨下,如何利用统战策动台湾的反入联力量,贾庆 林自然是头号人选。不过对台工作与贪污腐败画上等号,则是有损胡锦涛的形象。

此外,候补中委得票的最后一名是贾廷安,他与赖昌星关系非同一般,“远华案黑幕”一书作者盛雪采访时,赖昌星供认不讳。那时贾廷安还是江泽民的秘书。此后 在海军副司令王守业贪腐案中,虽然王的其中一名情妇在海军大院门口派发王的“黑材料”多年,还是得到贾廷安的保护,到胡锦涛出任军委主席后才判无期徒刑。 而贾居然从江泽民秘书,一路升到中央军委办公厅主任,官拜中将。胡锦涛出任军委主席,还非留用贾廷安担任办公厅主任不可,现在再提升为中央候补委员。“贾 府”当道,也可看到胡锦涛的窝囊。

胡锦涛“怀贾”,不是不想打胎。他举起所谓“党内民主”,想利用差额选举刷掉一些江的人马,但是药力不够而未能得逞。为何十三大赵紫阳用差额选举刷掉左王 邓力群,如今却无法挤走腐王们?原因是大环境不同。八○年代改革开放初期思想活跃,代表素质比现在好;胡锦涛只会严控意识形态,这些代表怎么会有独立自主 意识?这次会议期间代表不得上网,封住他们的耳目。包括中国突然封掉美国三大入口网站,表面上是报复布什接见达赖喇嘛,更大可能是投票敏感期在作怪,达赖 喇嘛只是借口而已。

把差额选举说成党内民主是个笑话。因为中委与候补中委的候选名单是中共高层拟定,再差也是自己人。至于候选人名单怎么出来的,自是“黑箱民主”,不必为“民主”道也。

江泽民否定隔代接班人

鉴于江泽民的施暴,这个畸形儿多江泽民的基因,胡锦涛要将它脱胎换骨,唯有进民主自由的大补,以胡锦涛的政治辅导员心态,处事谨小慎微,可谓难上加难。

从胡锦涛、吴邦国、温家宝、贾庆林、李长春、习近平、李克强、贺国强、周永康的背景与表现来看,胡锦涛、温家宝、李克强、贺国强属于“非江”系统,其他多 多少少与江扯上关系,只是深浅不同而已。因此到十七大,仍然摆脱不了老江的阴影,真是“江”越老越辣也。邓小平可以隔代指定接班人,老江表现也不差,至少 可以隔代否定接班人。但是如果想深一层,这次江泽民对胡锦涛施暴,还能让胡锦涛“面带微笑,精神奕奕”,关键不是江老辣,而是曾庆红手腕的高段。例如“双 接班”之说可以让胡锦涛继续分享权力的乐趣。小曾虽然退休,出神入化手段却是越来越红火,江、胡都离不开他,传说连胡锦涛也拉他留任,共头们更希望他继续 发挥余热,为党继续做出贡献云云。

面对江帮的包围,胡帮当然也有所挣扎,采取的是“反包围”形式,那就是从“下级”架空高层的江帮,例如重用亲信,原江苏省委书记李源潮出任组织部长,掌握 省部级的人事权;再调升被上海帮排挤而“外放”到江西担任省委书记的孟建柱担任公安部长来牵制升任政治局常委兼政法委书记周永康。

总之,十七大的新局是:从地域帮派来看,江泽民的上海帮与胡锦涛、温家宝的西北帮逐渐转化为根正苗红的太子党与青年才俊的共青团系,从而被戏称为”红帮“与”青帮“。从中共权力斗争的黑箱作业与施政的野蛮暴力来看,合称为“青红帮”倒也名副其实。

青红帮虽然有矛盾斗争,但也有“团结”的时候,这次他们连手对付一个可能挟持他们的势力,那就是军队。 “青红帮”连手对付军头

文革的结束,除了毛泽东翘辫子,就是邓小平的军人势力坐大,靠武力后盾,先是逮捕四人帮,后则逼走华国锋。邓小平在政府与党内没有排老大职务,却在军内排 老大而“枪指挥党政”。江泽民上台后,邓小平还派刘华清及王瑞林等军头一路“监军”。十五大后军头才从政治局常委退下,十七大则从中央书记处退下,军头虽 然还保有政治局委员职务,但是失去在中央书记处的“执行”权力,这样少了许多干扰。相信这是江胡连手之功。江、胡,乃至曾庆红,因为是文官出身,虽然彼此 都要利用军队做工具,但也一直为军头挟持所苦,尤其在美国与台湾问题上不能不承受军头的若干苦果,例如屈从他们的跋扈言论,甚至还要担心他们可能发动的军 事政变。

军人干政最典型的是一九九五年熊光楷中将出言恐吓核弹可以打到美国洛杉矶;二○○五年朱成虎少将扬言如果美国因为台湾问题而攻击中国领土、军舰或战机,中 国将以核弹攻击美国;最近的一次是十七大召开前夕的十月九日,中国人民解放军军事学院战役战术部研究员、大校朱绍鹏在深圳演讲时咆哮,如果台独分子一再挑 衅大陆、挑衅一中原则的话,解放军将被迫采取动作──“台海必有一战,而且,这一战,不会等待很长的时间,双方可能会小打”。他强调,“这不会很慢,你很 快就会看到。”

胡言乱语的军头级别越来越低,口气越来越大,简直不把江泽民与胡锦涛的军委主席放在眼里,将来也许一个小兵也可以胡扯蛋。是可忍,孰不可忍?

当然,这不是说江泽民与胡锦涛热爱和平,而是说他们要掩盖好战面目,欺骗美国人,欺骗台湾人,但是这些武夫为了逞能,坏了江、胡形象与大计。因此借此贬了 军头,这可说是十七大很重要的成绩。至于用什么理由,除了他们的胡言乱语外,应该也是军头们的贪污腐败,海军副司令王守业就是典型,然而全军何止一个王守 业?青红帮又哪里干净?

军队对此会做出什么反应,值得关注。如果闹出“军队国家化”来摆脱“党的领导”,不失为“坏事变好事”也。然而这种可能目前看来还非常渺茫。

原载《动向》2007年11月号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该小工具中存在错误

页面

该小工具中存在错误